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1286 生死赌局

作者:十阶浮屠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

    一名肥腻的厨师哼着小曲,趿拉着拖鞋走进了洗碗间,只看角落的硬纸板上蜷缩着一个女孩,披头散发的看不清长相,身材瘦弱却挺着个大肚皮,怀孕至少有四五个月了。

    “嘿嘿~我给你带了好吃的,火腿肠炒饭哦……”

    厨师淫笑着走过去放下了一碗食物,女孩涣散的眼神终于有了点生机,她有些机械的拿起碗爬到了饭桌旁,直接趴在桌子上面,一只手将碗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抓起炒饭就往嘴里塞。

    “屁股抬高点啊,教了这么多次都不会……”

    厨师解开皮带走到了她身后,女孩动了动身子将碗护的更紧了,厨师立刻粗鲁的在手上吐了口吐沫,可几名壮汉却突然闯了进来。

    “老大!您怎么来了……”

    厨师手忙脚乱的提上了裤子,只看小胡子带着夏不二跟了进来,夏不二急忙将桌上的女孩扶起来看了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快回答我的话,我是来带你走的!”

    “我不走!我听话,我一定听话……”

    女孩很惊恐的将他推开了,直接趴在桌上快速掀起了裙子,哭喊道:“求求你们别再打我了,我什么都愿意做,一定把你们的孩子生下来,你们快上吧,我再也不喊疼了,多少人都可以!”

    “他妈的!人都让你玩傻了,她到底叫什么……”

    小胡子一脚将厨师踹翻在地,厨师倒在地上怯懦道:“不知道啊,我只记得她姓刘,那个贱……贱丫头,你快回答他们的话,告诉他们你叫什么,我保证不打你了!”

    夏不二用力将女孩抱在了怀里,强忍着怒气柔声说道:“你别怕!我在这没人敢伤害你,我马上就带你回家,你快告诉我你叫什么?”

    “刘……刘子欣……”

    女孩哆哆嗦嗦的蜷缩在他怀里,夏不二听到这话立刻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将刘子欣横抱起来说道:“大脸!你派几个人跟我去拿货,一定要速去速回,否则对你没好处!”

    “阿南!你带人跟他去,农场货不能见光……”

    小胡子很干脆的挥了挥手,夏不二跟刘子欣什么关系他问都不问,只是夏不二刚抱着刘子欣来到大厅当中,忽然迎面碰到了白沐风,白沐风看他抱着个脏兮兮的姑娘,立刻朝他快步走了过来。

    “站住!怎么又是你小子……”

    白沐风气势汹汹的拦住了夏不二,伸手就要去拽他脸上的口罩,夏不二立即退到了几名打手身后,小胡子也赶忙跑过来笑道:“风少!赢了多少啊,兄弟再陪你玩两把怎么样?”

    “大脸!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找死……”

    白沐风指着夏不二说道:“这小子我怎么看怎么眼熟,他绝对是张子余身边的人,要是让我爸知道你跟张子余做买卖,你的脑袋明天就得搬家,不想死就赶紧让他把口罩给我摘了!”

    “风少你可不能给我乱扣帽子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小胡子赶忙转身对夏不二说道:“这位朋友,实在不是我不讲规矩,风少的话你也听到了,你就摘了口罩让他看看吧,没有问题大家皆大欢喜,要是有问题你也别连累我,我可连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夏不二径直走到了白沐风身边,弯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白沐风!你确定要让我摘口罩吗,

    我口罩一摘部队就会冲进来,到时候你可就走不掉了,得跟我去石牛县做客啦!”

    “你……”

    白沐风好似见鬼般骇然色变,猛地退后两步撞在了墙上,乌泱泱的赌客们全都好奇的望了过来。

    小胡子更是顿感大事不妙,立即上前赔笑道:“风少!我说了吧,他就是个跑单帮的野小子,您好好玩啊!”

    “张子余!你他妈吓唬谁呢……”

    白沐风突然抄起酒瓶砸在了地上,指着夏不二大声叫嚷道:“这地方对讲机都呼不出去,我看你怎么通知你的部队,有种你就让他们杀进来,进来了老子束手就擒,进不来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张子余???”

    小胡子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嘈杂的赌客们也戛然而止,通通都跟电打了一般惊骇欲绝,在这城里可以有人没听过欧阳白,但绝对没人不知道石牛县的张子余。

    “白沐风!你真想跟我赌一把吗……”

    夏不二将刘子欣轻轻放在了地上,冷冷的摘下了脸上的口罩,小胡子一见他的真容差点跪了下来,急忙合十双手哀嚎道:“张处长!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不关我事啊!”

    “赌就赌!”

    白沐风显然是酒壮怂人胆,眼看着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他再次伸手去拿赌桌上的酒瓶。

    谁知小胡子却一把给抢了过去,蹲在地上哀求道:“风少!你冷静一点,这可不是面子的事啊,人家的导弹就在门口,你爹来了也不敢发飙啊!”

    “你给我滚开,他敢抢我老婆,老子就要他的命……”

    白沐风一脚将小胡子踹翻在地,猛地从后腰里拔出了手枪,他几个保镖吓的全都上去抱住了他,夏不二立马蔑笑了一声,拉起刘子欣的手就往外走去,可没走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想去哪?向先生……”

    两把霰弹枪从隧道里缓缓伸了出来,全都指着夏不二和刘子欣的脑袋,紧跟着就看一队黑袍人走了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戴着黑色的面具,不用猜也知道是大仙庙的黑仙执法队。

    “你们……”

    白沐.风忽然停下来傻眼了,小胡子更是用力一拍脑门,知道今晚这事没法善了了,只好告饶道:“各位大哥!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先走一步,你们慢慢开心吧!”

    “全都给我坐下,谁都不许走……”

    领队的黑袍人立刻大喝了一声,十几名黑仙立即冲出了隧道,竟然从体内释放出十几团虚影,直接浮在半空中张牙舞爪,识货的人立马惊呼道:“大仙!黄大仙!”

    “啊……”

    上百名赌客跟荷官全都吓的连连尖叫,你推我挤的乱成了一团,直到有黑仙猛地朝天放了一枪之后,他们这才惊恐万状的抱头蹲下,瑟瑟发抖的挤在桌子后头都不敢抬。

    白沐风同样惶恐的蹲在了地上,举起一只手问道:“请问我能走吗,我爸是欧阳白,我是欧阳沐风!”

    “闭嘴!抱头蹲好……”

    “好的!”

    白沐风很乖巧的抱住了脑袋,浑身的酒劲都给吓没了,但夏不二却很从容的看着领头的黑仙,问道:“你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黑阎罗了吧,你终于舍得从破庙里出来了!”

    “你这么想见到我,我怎么舍得不出来呢……”

    黑阎罗不急

    不慢的上前了两步,打量着刘子欣笑道:“真是没想到啊,夏不二的女人竟然会被囚禁在这种鬼地方,难怪我们翻遍了整座城都找不到,要不是我料定你今晚会有所行动,这么好的机会我可就错过了!”

    夏不二眯眼说道:“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在我们周围放了很多怨鬼,连下水道都没放过,我一出来你就让怨鬼跟踪我,对吗?”

    “哈~不愧是夏天王的得力干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黑阎罗竖起大拇指说道:“其实我也不想难为你们,抓了你们夏不二也不会妥协,不过既然来了赌场,咱们就干脆赌两把,你们赢了我就放你们走,输了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如何?”

    “什么问题?”

    “拿过来……”

    黑阎罗挥手让人拿来了一只大皮箱,放在桌上打开后露出了许多针剂,他取出一根笑道:“这东西你不陌生吧,你下午刚给咱们沈判官注射过,输一次我给你打一针,再问问题!”

    夏不二牵起刘子欣的手说道:“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打两针,只要你让她先离开这就行,我绝不反抗!”

    “向老弟!你不会当我是傻子吧……”

    黑阎罗放下针剂戏谑道:“不要再耍花样了,咱们公共平平的赌一场,这姑娘我算她两针,只要你赢我两次我就放她走,而你只需要赢我三次就行,我这人向来说到做到,绝不食言!”

    “好!我就陪你玩几把……”

    夏不二直接牵着刘子欣坐到了赌桌旁,拿起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望着走过来的黑阎罗说道:“我都成了你们的人质了,你还有必要藏头露尾吗,摘了面具咱们痛痛快快的赌!”

    “如你所愿!”

    黑阎罗十分爽快的张开了双臂,两名女黑仙立即上前帮他脱去了黑袍,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黑色劲装,跟着他便低头取下了面具,笑盈盈的抬起脸看向了夏不二。

    “你……”

    夏不二的脸色猛然一变,下意识直起了身体,但黑阎罗却得意的笑道:“没想到你还真认识我,不过我一直都想不通,我怎么会生出夏不二那样的逆子,恐怕他的性格是随他母亲吧,她叫白沐然对吗?”

    “我妹?”

    白沐风莫名其妙的抬起了脑袋,这时候他才惊觉黑阎罗很年轻,看上去至多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但夏不二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了,打死他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黑阎罗居然是他父亲夏明亮。

    “呼~”

    夏不二深深的吸了口香烟,盯着自己年轻的父亲说道:“你主子真是煞费苦心啊,快把咱们班主一家都给聚齐了,不过你本人没照片上帅,还比阿姨大这么多岁,她给你戴绿帽也很正常!”

    “戴绿帽?你什么意思……”

    夏明亮忽然冷下了脸来,夏不二又笑道:“你不是想不明白,父子俩怎么会反目成仇吗,因为你根本不是他亲生父亲,长的也一点都不像,要不为了维护他母亲的名声,他都不会承认你是他父亲!”

    “哼~不管是不是他都不会认我,我也不会认他……”

    夏明亮猛地抄起一副骰钟,重重的顿在了赌桌上,但夏不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夏明亮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二十多岁正是他最疯狂的时候,他们父子俩断没有冰释前嫌的可能,还不如彻底了断来个痛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