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906节-若尔盖

作者:华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德吉村的头人扎西原本还想把李白再留两天,尽心尽力的好好招待,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顺带着给德吉村和附近村子里的人看看病什么的。

    毕竟自家的村医不给力,技术水平比不上大城市里来的“专家”。

    像这样不要钱的专家号,在往日里哪有这样的机会,还不往死里头看。

    因为狼群来袭而意外出现的小集市貌似也不错,完全可以继续下去,只要有人聚集,很多事情就可以搞起来。

    很可惜国庆节这段假期并不止是到松州来随便浪的,李白还有自己的行程,没办法耽误,也不想全撂在这片大草原上,将好端端的休闲时间变成送医下乡。

    更何况他并不是全科医生,正式执照仅限于精神科,对其他医科没有行医资格,诊断七八个小毛小病或陈年老疾,让有全科行医资格的村医张旺配合开药倒也没什么,但是把附近所有村子的患者都扫一遍,恐怕当地卫生部门会有意见。

    特么一个精神科医生好好的看精神病就是了,怎么看起了全科,这是来搞事情的吧?

    当医疗卫生监管部门是摆设吗?

    李白还是在国庆节当天,收拾了行李,坐上前往县城的车。

    没花钱也没买票,蹭的是县公安局副局长日达木的越野警车,后备箱里塞了足足两百斤真空包装的牦牛肉干和五十斤熟制肉。

    肉干是牧民家自己做的,清一色上等后腿健子肉,风干的死硬死硬,就跟干透了的陈年木柴一样,可以把人打得头破血流。

    四五斤肉才出一斤肉干,两百斤肉干用了十几头牦牛的腿肉,一点儿边角料都没用。

    一头牦牛的出肉率往往连一半都没有,更不要说是精选的后腿肉。

    熟制肉也是真空包装,用的是里脊肉和通脊肉,放了盐和重香料,一出锅就抽真空塑封,放冰箱冷藏可以保存一个月,像松州这样的地方,就眼下的季节,随便找个背阴的地方一撂就可以了,气温并不会比冷藏箱高多少。

    想要吃的时候,直接打开真空包装即食,或者煎炒烹煮再加工都可以。

    这些肉制品放到市面上,至少十万人民币起步,但是与那张反曲牛角强弓“天狼弓”相比,依然远远不够,如今“天狼弓”一战成就威名,身价倍增,已经有人开价百万,但是扎西怎么可能愿意将自己的传家宝拱手让出去,只有傻子才会干。

    所以扎西头人给李白准备的谢礼不止是牦牛肉,还有其他的东西,既然不肯收下这张宝弓,自然得把应有的礼数给补足,些许牦牛肉在牧区根本算不上什么。

    母牛生小牛,吃上几年草,便又有了,要是亏了良心,这可不是用金钱就能弥补的,草原上的汉子一鞭一条印子,绝不占别人便宜。

    除了牦牛肉以外,还有从野狼身上得到的赔偿,扎西也分给了李白一些。

    打死的狼要剥取皮毛,取爪牙,这些都是战利品,人多狼少,根本不够分。

    前来支援的村子分了一些,纯属当作纪念品,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落到手上的人还得自己掏钱补偿别人,算是买下的。

    专门留了看上去品相比较好的,给李白留了二十张皮子,德吉村除了自己留一部分外,其他的好皮子都要送到庙里去,供奉菩萨和师父们。

    爪牙可以现拔,但是毛皮却没有那么快,要请擅长这一手艺的师傅统一鞣制,不然天一热就得烂,而且还臭得熏人,等到全部处理完,差不多得是一个月以后,李白才会收到快递过来的皮毛,正好可以赶上入冬,想做围脖就做围脖,想做狼皮褥子就做狼皮褥子,想做大衣就做大衣,整张的皮子有价无市,在这个季节算得上是一份好礼物,也多亏了扎西头人的有心。

    在德吉村待了两天的日达木副局长要回县城,顺路捎带上李白是举手之劳,他原本想要在国庆期间轻省一些,可以忙里偷闲,好好享受这段难得的假期。

    可是现在看来,全部白瞎了。

    狼群虽然退走,但是剩下来的事情却要忙死个人,光是调查报告就足以让他头大如斗。

    若尔盖县城面积不大,几乎看不到红绿灯,但是往来车辆的速度普遍不快,都会主动让人。

    热心的日达木副局长不仅将李白送到了县里最好的宾馆,帮着向前台打招呼,拿了一个公安局的协议优惠价,要比散客便宜五十块钱,将后备箱里的牦牛肉送进客房后,还不忘推荐县里的几个景点,这才挥手与李白告别。

    有这位副局长亲自打招呼,李白立刻享受到了vip待遇。

    宾馆方面还以为李白是日达木的朋友又或是县公安局的关系户,一点儿都不敢慢待,能让一位副局长在国庆期间亲自接送和打招呼,肯定不是普通平头老百姓。

    若尔盖县公安部门的二把手前脚刚走,李白就将那两百多斤肉制品全部收进了储物纳戒,如此沉(贵)重的礼物,虽然装了纸板箱,但是搬来搬去,依旧颇为不便。

    收起牦牛肉后,李白手上只剩下一个旅行箱,重新恢复了他所喜欢的轻装简行。

    大包小包,拖泥带水就像搬家似的远游,为他所不喜,出来玩是放松的,不是来当搬运工的,景点还没到,就让行李把自己累个半死,又何必出来呢!

    自从习惯了储物法器这样的便利存在,要不是两手空空会让人觉得奇怪,李白连旅行箱都不想带在身边,拖来拖去的,轮子声音还很烦。

    把旅行箱丢在房间里,开了加湿器后,李白胡乱披了个袍子便出了门,逛逛街景,顺便觅个食。

    从湖西市出发的时候,他是没有带袍子的。

    但是在临上日达木副局长的车前,扎西扔过来一件崭新的大袍子,说是老阿妈亲手缝的,看李白身上穿得单薄,也不理会究竟是不是真的抗冻,不容拒绝的硬塞过来。

    一件传统工艺所制的纯手工藏袍,在市面上几乎买不到,估价往往以万元为单位,这还不算镶在上面的珠宝金银。

    除了牛羊活物和搬不动的房屋以外,藏人喜欢把身家都披挂在身上,一身动辄三五百万都是家常便饭,势力眼在这里怕不得要自戳双眼,没法儿活了。

    扎西的老阿妈花了半年时间,一针一针缝出来的细密针脚,保暖性能不在羽绒衣之下,保养好了可以穿一辈子,既可以当衣服,也可以铺盖,一衣多能。

    头人级别的藏袍自然价值不菲,上面还挂着银器坠饰和上品蜜蜡,扎西却毫不犹豫的送给了李白。

    民风纯朴有时候更像一面镜子,你会算计,我会比你更算计,你大方,我会比你更大方。

    李白穿在身上显得略大了几分,跟里面的夹克衫混搭,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不过无所谓了,别说套着夹克衫,就算是套着西装,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对。

    一出宾馆,就不断有人主动向李白打招呼。

    李白初时还以为是自己在德吉村的神射手之名传到了县城,可是渐渐的觉得不太对劲儿,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未免太多了些。

    直到进了一家汉人开的饭馆子,他才弄明白自己这一身袍子代表的社会地位不低。

    尽管头人的意义已经与过去完全不同,但是依然受人尊敬,没有贼娃子敢偷头人的袍子,还敢堂而皇之的穿在身上,被追杀出八百里地都是轻的。

    在藏人眼里,李白虽然不是同族,但是披上这身袍子,就拥有半个头人的身份,如果穿上全套,把脸晒黑点,再养出高原红,就更像了。

    松州的地界上,汉人才是少数民族,如果能够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吃的开,不用担心被狠宰一刀。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