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9章 柯西金来访(1 / 2)

“还有。”朱可夫见索科夫沉默不语,便继续说道:“就算建好了可以容纳几十万人的战俘营,需要多少部队来看守,你想过没有?你的出发点,是担心乌克兰在

今年夏粮收获时,会出现大规模减产的情况,一下子来上几十万人,他们要消耗多少粮食?”从朱可夫的话中,索科夫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只是想着要扩大播种面积,需要大量的人手,但忘记了,如果真的一下增加这么多的人手,后勤

供给的压力会剧增。原本不会发生饥荒的地区,没准会因为这几十万人的加入,提前爆发大规模的计划。如此一来,就与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驰。

“米沙,待会儿有个客人要过来。”朱可夫说道:“也许你可以和他谈谈此事,看他的看法如何。”

“元帅同志,是什么人?”索科夫试探地问道:“是马林科夫同志吗?”

“不是的,是另外一位你没有见过的领导同志,他待会儿要到我家来做客,正好介绍你认识。”

“元帅同志,能借您的电话用一下吗?”索科夫用手指着不远处的电话问道:“我想给雅科夫打个电话。”

“请便。”朱可夫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索科夫此刻已经改变了主意,不再去见史达林,因为自己的提议肯定会被对方毫不犹豫地否则,既然如此,自己何必要去触这个眉头呢,闷声发大财不香么

如今是新年期间,雅科夫肯定不会去总军械部里上班,此刻大概率在自己的家里,因此索科夫选择拨打雅科夫家中的电话。

他的运气不错,电话铃声仅仅响了两声,就有人拿起了话筒:“我是雅科夫!”

“雅沙,你好!我是索科夫。”“原来是米沙啊。”雅科夫听到是索科夫的声音,立即想起对方前两天拜托子的事情,以为索科夫打电话给自己,就是为了询问此事,连忙说道:“我父亲最近一直待在孔策沃别墅里,除了少数信得过的重要人物,可以去那里见他外,其余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前往。你如果确定要见我的父亲,我可以立即给他打电话,

安排你和他之间的会面。”“我想没有这个必要了,雅沙。”索科夫出人意料地说道:“我经过反复的考虑,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太天真了。既然赫鲁晓夫同志都否定了我的提议,很显

然是提议有问题,再继续坚持下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听到索科夫这么说,雅科夫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心里很清楚,索科夫前几天提出这种方案时,就遭到了赫鲁晓夫的竭力反对,如果他让他见到自己的父

亲,贸然提出这样的方案,恐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米沙,你能想明白这一点,我的心里很高兴。”雅科夫说道:“只要你不是提这种容易激怒上级的建议,我非常欢迎你到我父亲的别墅去做客。”一听到孔策沃别墅的名字,索科夫就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他想起后世的一部老美拍摄的电影:《史达林之死》。史达林去世之后,别墅里的警卫人员、服务员、厨师,甚至史达林的替身,都遭到了清洗。虽然这部电影大概率是在抹黑,不过对自己来说,孔策沃别墅依然是龙潭虎穴,能不去还是不去,免得给自己惹

来什么麻烦。

当索科夫放下电话时,坐在旁边的朱可夫问道:“米沙,难道你打算从我这里离开之后,就去觐见史达林同志吗?”“没错,元帅同志,我的确是这样考虑的。”这里没有外人,索科夫自然不会对朱可夫有所隐瞒:“我担心乌克兰会在今年出现类似于1932~1933年那样恐怖

的大饥荒,所以希望有关方面能提前做好准备,以防止悲剧的发生。但如今看来,可能是我的判断出了差错,为了避免激怒史达林同志,我决定不再去见他。”“米沙,你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你又不在赫鲁晓夫的手下工作,就不要多管闲事了。”朱可夫夸奖了索科夫做出的决定后,又问了一句:“你知道每年从乌

克兰征收的粮食有多少吗?”

“不知道。”索科夫摇着头说:“这个数据是严格保密的,我没法了解真实的数据。”“瞧瞧,你连基本的数据都不了解,就随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说今年的乌克兰可能出现粮食减产的情况。”朱可夫用善意的语气说道:“赫鲁晓夫对你的印象不错,你就算有什么过激的言论,他最多在心里生生闷气,也不会对你采取什么行动。可要是同样的话,你说给最高统帅本人听,恐怕你最后的归属就是卢比

扬卡的牢房。”

索科夫对朱可夫的这种说法深信不疑,便没有反驳,而是客气地问:“元帅同志,您说有一位重要人物要来拜访您,不知是谁啊?”

“你听说过阿列克谢·尼古拉耶维奇·柯西金吗?”听到朱可夫说出的名字,索科夫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原来是他。柯西金1904出生,1980年去世,担任过部长会议主席、ZZ局委员。卫国战争期间,朱可夫

、罗科索夫斯基和科涅夫并称为“三驾马车”,而以经济专家和务实派著的柯西金,则是六七十年代与勃列日涅夫和波德戈尔内并称的“三驾马车”之一。“听说过,元帅同志。”索科夫点着头说:“柯西金同志曾经担任过纺织部的人民委员,从1940年开始,任我国的人民委员会副主席。伟大的卫国战争爆发后,他参与改组国民经济和工业基地东移的组织工作。并于同年7月,兼任疏散委员会副主席,领导根据国防委员会决定成立的特别监察小组。在该小组监督执行下,1941年下半年有1000多万人和1360多个大企业撤退到东部后方。1942年上半年,他又作为国防委员会特派员,留在被德军封锁的列宁格勒城内,负责保障

城市供应工作,并参加当地党政机关和列宁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的工作,直接领导疏散列宁格勒市民的工作。”

朱可夫等索科夫说完,脸上露出了笑容:“米沙,真是没想到,你对他还是蛮了解的嘛。”

索科夫干笑两声,解释说:“我只是凑巧在报纸上看过关于他的履历。”

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朱可夫随手抓起了话筒:“我是朱可夫!”

听筒里传出警卫的声音:“元帅同志,有一支由三辆黑色嘎斯轿车组成的车队,正朝着别墅驶过来,应该是您等的大人物到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出去。”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