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9(1 / 2)

此为防盗章“不过你怎么就喜欢上我们班长了呢?”

“你才转到我们班多久啊,都没一个月, 这就生情了???”

徐迟睨他一眼:“闭嘴, 八婆。”

林嘉让:“……”

两人上了看台, 徐迟站在围栏边, 胳膊搭在上面, 垂眸看了眼队伍末尾的林疏星。

她正在和同学说话, 似乎是提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脸上笑意盈盈,杏眼弯出弧度。

他看着, 唇角不自觉弯了弯,有笑意浮现。

林嘉让瞥见他脸上春意荡漾,下意识哆嗦一下,伸手搓了搓胳膊的鸡皮疙瘩, 忍不住腹诽。

这他妈还是没在一起呢,要是把人追到手了,还能得了。

-

看台底下的哨声隔几分钟响一次,第三次响的时候,林疏星往前走了一步, 站在四号跑道的起跑线上。

许糯站在她旁边的跑道,两个人有说有笑,直到体育老师喊了准备, 才收了声, 蹲下身做预备动作。

“嘟——!”

哨声吹响, 跑道上的几道身影冲了出去。

五十米是直线跑道, 讲究的是速度,林疏星提前做了热身运动,跨步的时候小腿不自觉的绷紧,脚跟落地刚踩着跑道,小腿后侧倏地传来一阵抽搐的疼。她速度太快来不及刹住脚步,整个人就跌在跑道上,身旁的人影跑过,带起一阵风声。

林疏星坐起来,手按着抽筋的小腿,眉头紧锁。

周围的同学在她倒地的瞬间一窝蜂围了上来,“没事吧”三个字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响起来。

林疏星还没来得及说话,徐迟从人群外挤进来蹲在她面前,喘着气问道,“抽筋了?”

她嗯了声,手按着小腿不敢动。

“撒手。”

徐迟拨开她的手,将她抽筋的那只腿伸直,一只手掌按在她膝盖上,另一只扶着她的脚板往身体的方向压。

刺痛感从腿部传出来,林疏星咬着唇没出声,徐迟抽空看了她一眼,淡声道,“疼就喊出来。”

她摇摇头,脸色苍白。

体育老师从终点线跑过来,大嗓门在人群里炸开,“是不是抽筋了?都让开别围在一块。”

周围空出一大片位置,体育老师从包里摸出一瓶运动喷剂,“把裤子卷起来,我给你喷点药。”

许糯也从那头跑了过来,蹲下来帮林疏星把裤腿卷了起来,老师晃了晃喷剂,对着她小腿喷了一圈。

喷完还没说话,蹲在一旁的徐迟已经动手帮她按摩起来,温热的手掌贴着她有些凉意的小腿,林疏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下意识想把腿抽回来。

她还没有所动作,徐迟手下的一用力,她没忍住,皱着眉啊了一声。

“别乱动,要不然会更疼。”徐迟低垂着脑袋,手下的动作熟练又认真。

林疏星盯着他的白皙的手背,上面的青筋伴随着他的动作时而凸起,手腕上的红绳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站在一旁的体育老师索性直接坐在跑道上,目光在徐迟和林疏星之间看了看,最后落在徐迟的动作上,笑着道,“你学过懂这些?”

徐迟点点头,动作没停,“我母亲是医生。”

“哦~那难怪了,看你挺专业的。”

徐迟没再搭茬,体育老师在旁边坐了会,咂咂舌,站起身拍拍屁股,“好了,没什么事了,跑完步的女生去仰卧起坐准备,男生跟我过来测五十米。”

他说完,看了看脚边的几个人,“你们几个送班长去医务室看看,没什么问题就回教室,没测的项目下周再测。”

林疏星哑着声,“好的,谢谢老师。”

体育老师低头看着册子,“没事,下次跑步前要记得做热身运动啊,平时也要多注意补钙,腿抽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知道了。”

体育老师带着学生去了操场的另一边,跑道上就剩下他们四个人。

徐迟蹲在林疏星面前,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捏着她腿肚,问道,“这里还疼吗?”

林疏星摇摇头,“……不怎么疼了。”

他松开手,眉头依旧紧锁着,“你动一动腿,看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哦。”林疏星依言动了几下,屈膝的时候,膝盖一阵拉扯,她轻嘶一声,没敢再动。

徐迟替她她把裤脚卷到膝盖上,刚才跌倒磕破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冷风吹过,有丝丝缕缕的刺痛传出。

“膝盖什么时候也摔着了啊?”许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从里面抽了一张,替她把伤口周围的血渍擦干净。

林嘉让站在旁边,“这得去医务室消毒啊,要不然感染了就不好了。”

徐迟蹲在一旁,目光落在她脸上。林疏星对上看了几秒,不自在的撇开了眼,“糯糯,你扶我去医务室。”

“哦,好。”

闻言,徐迟轻啧一声,“非要逞能是不是?”

他话音落,蓦地站起身又弯下腰,一只手从她腿弯穿过去,另只手托着她腰际,把人抱在怀里。

林疏星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低叫一声。

等回过神,两颊不知觉的发热,她有些难为情的挣扎着,“徐迟,你放我下来。”

徐迟低笑:“别动啊,掉下去,我概不负责。”

他说完,还恶意的松了松胳膊,吓得林疏星下意识用力勾住他的脖子。

“……”

许糯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的身影走远,林嘉让拍了拍她脑袋,“走了啊,妹妹。”

……谁是你妹妹。”

“嗤。”

徐迟抱着林疏星从操场穿过,五班的女生坐在草坪上,看着那两个人,目光各异,有惊讶有鄙夷,也有羡慕。

“徐迟什么时候跟班长这么熟了?”

“诶?不是说徐迟暗恋的是三班的方蕊么?”

……

女生议论的声音还没传到林疏星这里就已经断了,几个人的身影从操场出去后渐渐远去,直至看不见。

去医务室的路上经过篮球场。

周一扬和朋友在里面打球,徐迟抱着人路过的时候,他刚好下场休息,仰头喝水的时候,看到林荫道上的身影,嘴里呛了一口,咳得过不来气。

等缓过神,徐迟已经走远,他扒着铁栏,喊了声,“林嘉让,徐迟什么情况啊?”

林嘉让正和许糯聊天呢,闻声抬头看过去,周一扬这才看清他旁边也站了个女生,“靠!你他妈又是什么情况?”

他回头和朋友打了声招呼,“你们玩,我有事先走了。”

林嘉让和许糯在原地等他过来。

周一扬卷起衣摆擦擦脸,肩膀撞了撞他的,挤眉弄眼,“你和徐迟那家伙这几天背着我都干嘛去了啊?”

“怎么一眨眼,就——?”都有情况了。

周一扬指指前面,又划拉了下他旁边的许糯。

“我什么都没有,你别多想。”他笑,“倒是阿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情况了。”

闻言,周一扬侧头看了眼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许糯,刚好撞上她抬头,目光相对。

他一怔,有些不知所措的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嘴角笑意灿烂又明显。

“……”

许糯朝他礼貌性的笑了笑。

周一扬又一怔,随即收回视线,手从脑袋上挪下来,没搞明白为什么之前还平稳的心跳就开始瞎几/把乱蹦了。

-

医务室。

林疏星坐在床边,受伤的那只腿搭着椅子,校医戴着口罩站在一旁准备消毒用具。

徐迟插着兜站在后面,背抵着白墙。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