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2 / 2)

说完,购物卡扔向了陈玄。

一声脆响,购物卡掉到了陈玄的脚下。

许冰倩大声呵斥道:“钱已经给你了,还不快跪下领赏?”

但陈玄依然不为所动,眼神都没有飘向这张购物卡。

看到这一幕,林筱月彻底愤怒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是嫌钱少吗?臭小子,你究竟想讹诈我们林家多少钱才肯离开!”

陈玄还是不说话。

林筱月俏脸通红:“你别太过分,小心我叫人来打断你的狗腿!”

当这句话说完时,陈玄忽然动了!

他轻轻抬起头,用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林筱月。

林筱月被陈玄看的浑身一抖!仿佛瞬间掉进了零下几十度的冰窖之中!

“你……你想干什么?”

林筱月防备的问道。

这时陈玄嘴唇一动,低声说出了一句话。

“七月半,鬼门开。”

声音很小,仿佛耳语,但是却清清楚楚、真真切切的传到了林筱月的耳中!

或者说,传到了林家上下包括林氏成员、所有宾客、佣人、厨子、保安、司机等五百多号人的耳中!

这句话话音刚落,遥远天边忽然炸响一个巨雷!

轰隆!

在巨雷响起的地方,天空中浓云的尽头亮起了一道缝隙,这缝隙透着深紫颜色,仿佛一只恐怖巨眼!

林筱月吓了一跳,顿时花容失色。

“好大的雷!”

而下一秒,庄园里一名佣人惊慌失措的跑了出来。

“不好啦!不好啦!老爷子失心疯啦!老爷子失心疯啦!”

林筱月惊愕不已,连忙抓住佣人问道:“沈姨,你说什么?我爷爷他怎么了?”

佣人沈姨满面惊恐,结结巴巴的说:“小姐,老爷子他原本在大厅里切蛋糕,忽然两眼通红,光着脚从屋里冲出来,大喊大叫的说他死的冤枉,还说让我们给他伸冤,否则他死不瞑目!”

一句话说出口,在场的客人们也都是错愕不已!

众目睽睽之下,精神矍铄、身子骨硬朗的林老爷子怎么会忽然得了失心疯?

“这……这是怎么回事?咱们快去看看!”

林筱月顿时慌了手脚,转身就准备进门。

但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老林不是失心疯,是被鬼上身了,七月半,鬼门开,龙城是鬼门所在,恶鬼出行,必有活人丧命!”

林筱月闻言一怔,回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正是面无表情的陈玄。

听到陈玄说“必有活人丧命”,林筱月气冲冲的骂道:“你胡说什么?你是在咒我爷爷死吗?没想到你这个人不光贪财,还这么恶毒!”

陈玄闻言一笑,笑容中饱含轻蔑。

“老林被鬼上身,原本命不久矣,我念在他曾经对我们陈家忠心耿耿,服侍过我爷爷、父亲两代人的份上,这才过来救他一命。反倒是你这个无知的丫头,看门狗似的追着我一通乱咬。”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说谁是看门狗?”林筱月气冲冲的说:“我现在就叫人过来打断你的狗腿,缝了你的狗嘴,你信不信?”

然而旁边的沈姨却小声的说:“小姐,这小子说他是来救老爷子的,万一是真的呢?我看他说的挺对的,老爷子的确像是被鬼上身了!”

“胡说八道!”林筱月气得俏脸通红:“你看他那副穷酸的模样,哪儿像是有真本事的?他但凡有点真本事,还会穷困潦倒成这样?”

许冰倩也煽风点火的点头说:“就是的,别听这心机男胡说八道,你看他那副鬼头鬼脑的模样,肯定又在想贱主意讹诈你们林家的钱呢!”

许冰倩的哥哥则不屑的瞥了一眼陈玄:“这种江湖骗子直接请保镖轰走就行了,跟他费什么话!”

沈姨听了这话,不禁轻轻点头。

“嗯……你们说的也对……”

而就在这时,天边又是一道惊雷!

随后大雨瓢泼而下!

暴雨骤至!

沈姨惊慌不已:“小姐,下大雨了,赶紧进去避一避吧,别淋湿了!”

可话刚出口,沈姨愕然发现,林筱月整个人仿佛傻了一样,正呆呆的看着门外的方向。

紧跟着客人们惊呼声响成一片!

“什么情况?”

“这……这不科学啊!”

“我该不会是眼花了吧?”

沈姨一愣,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

只见庄园的门前,陈玄傲然屹立在暴雨之中,而从天而降的疾风骤雨在距离陈玄周身一米的位置猛地被弹开!弥漫成铺天盖地的雨雾,在陈玄身旁萦绕出袅袅的白烟!

貌不惊人的陈玄依然面无表情,但整个人仿佛被笼罩在一个无形的空间之内,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哐啷”一声,林筱月手中端着的水盆摔在地上。

之前一直说陈玄是“心机男”的许冰倩两眼圆睁,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

她哥哥更是一脸惊恐,难以置信的注视着陈玄!

沈姨则浑身颤抖,低声念叨:“老天爷呐!这是神仙下凡了吗?”

添加书签

上一页 目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