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完(1 / 2)

今天的宴会举办的非常成功,肯和晏寒厉的捧场令纪铭腾觉得非常有面子,他想他纪家的时代终于要到来了。

回家的路上,唐黛问晏寒厉,“怎么你今天和肯聊的那么投机?”

晏寒厉一本正经地说:“突然发现他现在变得挺可爱的。”

唐黛:“……”

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肯真是让人觉得奇怪。

晏寒厉看向她,慢条斯理地说:“有时间的话,去给他挑只宠物吧!”

“啊?”唐黛看向他,一脸惊讶。

真成好朋友了?居然都为肯着想了?

说实话,除了以前的霍成言,她还没见过晏寒厉有什么好朋友。

“老公,你没事吧!”唐黛内心无比担忧,总觉得他不是说反话就是精神不正常了。

“没事,他毕竟是个外国人,可能迟早要回去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尽尽地主之谊!”晏寒厉说道。

前面的高坤和唐乙都忍不住看眼倒车镜了。

高坤心想他家晏少可从来都不是尽什么地主之谊的人吧,恐怕他时刻地想着把肯赶出B市,最好永远地滚掉。

唐黛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觉得她越来越不了解身边的男人,一时间她没敢说话。

晏寒厉还嘱咐一句,“明天就去给他挑吧,这样显得有诚意!”

诚意……

他要诚意干嘛?他不会想和肯合作吧!

看她没动静,他“嗯”了一声,看向她以示询问。

“好!”唐黛只能暂时应下来,看他是不是真心这么想的?

结果第二天一早,晏寒厉就催促唐黛去陪肯挑宠物,唐黛不愿意,今天公司还有事情要做呢,哪有功夫陪肯挑宠物?

她没同意,谁想到晏寒厉竟然把她直接送到了肯家门口,然后驱车离去。

唐黛站在肯家门前,一脸无语。

肯听说唐黛来了,欢天喜地的走出来,脸上带着纯净的笑,说道:“唐黛你来太好了,我正嫌无聊呢!”

他让出门口说:“快进来!”

唐黛站着没动,说道:“走吧,我陪你挑只宠物去。”

“现在吗?那太好了,但是我还没有搭配衣服,还没有让仆人做发型,还没有找合适的鞋子,估计需要一段时间。”肯认真地看着她说。

唐黛:“……”

为什么一个男人比她还麻烦?

她看看他,说道:“我觉得这样就很好看,走吧!”

“这是在家穿的衣服,怎么能出门呢?”肯又往后退了两步说道:“你进来等吧,我让他们快点。”

人家在家穿的比她出门穿的还要讲究,唐黛没办法,只好进去等他。

她坐在沙发上看管家带着一众仆人,就像买衣服一样,一件件捧到他面前挑,然后搭配,满意了才去换。

唐黛看的都眼花缭乱了,她那豪门生活离贵族还远的很,这才是真正的贵族。

等肯折腾完已经一个小时以后,两个人坐上车后,肯问唐黛,“你觉得我挑只什么宠物好呢?还养兔子吗?”

唐黛一点都不想理他,她很难想象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女人,要是还不如他讲究,那肯定觉得自己像男人。

“可是我一看到兔子就想起我的小肯,我的心就会很疼很疼。”肯捂着心脏的位置纠结地说。

“那就换别的养吧!”唐黛说道。

“换什么呢?”肯问。

“你看喜欢什么就养什么,这也是要讲眼缘的!”唐黛说道。

“那好吧!反正我肯定是不养狗的。”肯像是说服自己一样地说。

车子驶到宠物市场门口停下,唐黛和肯下车,门口的店是专门卖狗的,店主一看车便知道来了有钱人,可劲儿地招呼两个人推他的名贵宠物犬。

肯十分傲娇地昂着头走了进去,连个目光都没给。

唐黛忍着笑,店主太热情,她有心理负担,不买好像对不起人家,可她家已经有一只狗,不能抛弃只能自己养,所以不想再弄一只来,晏先生会有意见的。

幸好家里大,狗狗可以随便在后院撒野,不影响老公孩子的生活。

其实阿道夫对小团子是一点恶意都没有的,她在的时候,小团子还去扯过阿道夫的尾巴,阿道夫表现的很温驯,唯独对晏寒厉,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敌意。

晏寒厉严禁小团子和阿道夫玩,所以家里的佣人看的很紧。

肯一路走着,高傲的目光这瞥瞥那看看,脸上嫌弃表情明显,显然都不满意。

反而是唐黛一会儿抱起这只兔子一会儿又拎那只兔子问他怎么样。

肯摇头说:“哪只也不如我的小肯好。”

唐黛拎起一个小笼子问:“不然小仓鼠好了?”

“那东西能抱吗?”肯嫌弃地瞥她。

倒是没见过能抱的小仓鼠。

事儿真多!

唐黛说:“兔子你又不要,狗也不要,只能是猫了。”

猫倒是符合他的性格,一样的傲娇,不管你是贫穷还是富贵,它一样的看不起你。

唐黛蹲下看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儿,两只眼睛不是一个颜色,看起来像漂亮的宝石一样美丽。

唐黛把小猫儿抱在怀里,刚出生不久的小猫儿看起来十分可爱温驯,在她怀里细细地喵喵叫着,她怜爱地摸摸它的头,问肯,“这只多漂亮?很难碰到的。”

店主看两人气度不凡,说道:“没错没错,这只猫儿好多人看,就是觉得贵,一直没卖出去,就是等着有缘人呢!”

有缘人还是有钱人?

她抬头看肯。

肯仍旧一脸嫌弃,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和猫儿说:“这两只眼睛太奇怪了,好难看,你不觉得诡异吗?”

一只猫儿,怎么就跟诡异挂上边了?

她还没说话,肯已经丢下她向前走了。

这么别扭的性格,之前那个纯净的王子哪儿去了?瞬间就变个人似的,他才诡异。

唐黛放下猫儿跟上他,在他后面说:“你这样挑挑捡捡,估计是买不上新宠物了。”

“那也不能买只不喜欢的在眼前恶心自己。”肯慢条斯理地说。

说的也是!

眼看就要走到头,唐黛觉得今天怕是买不到宠物了,她突然看到角落里有一只通体漆黑的猫儿,那双眼睛简直不敢让人直视,她不由说道:“喂,那只猫儿才叫诡异!”

肯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加快脚步,走过去弯腰把猫儿抱起来。

猫儿不是刚出生的,但却像是臣服于他一般,温驯地在他怀里温和地叫着,仿佛在讨好主人。

禁欲系的公爵,抱着一只乌黑的猫,更给他增添了一丝神秘气质,真是绝配!

“就它了?”唐黛跟上去问。

肯敛眸看着它的猫儿,点点头。

终于打发好这位难缠的公爵,唐黛连价都不还,赶紧付了钱。

店主高兴极了,都说黑猫儿很邪性,这只猫儿看起来更邪,放在这里很久都没人买,甚至看它一眼就赶紧别开视线,没想到今天卖了个好价儿,他后悔没说高点,碰到有钱人了。

唐黛解决这件事就像少了块心病,她送肯回家。

肯有了新的宠物,又是他喜欢的,心情看起来不错,他看向她说:“中午请你吃饭吧!”

“不了,我公司还有事。”唐黛看向他说:“好好照顾你的猫儿,要给它买屋子呢,还有各种东西。”

养猫也是很费钱的,她看到过猫儿的别墅,还是实木的,一座好几千甚至上万,加上猫砂、薄荷各种东西,需要费一番心思。

“你说的也是,我没空招待你。”肯摸着他的猫说。

唐黛:“……”

这么不可爱!

到了公爵家门口,肯抱着他的新宠物头也不回地进门了,连个“再见”都没有,唐黛不由觉得这人太没良心,从来不知道“礼貌”二字是什么。

但比起肯,她更担心她家晏先生,这么大方怎么都看起来病入膏肓的样子。

听说她到了公司,晏寒厉来找她吃午饭,第一句便问她,“宠物买到了?”

“买到了,一只黑猫儿。”唐黛说罢,盯着他看。

“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晏寒厉摸摸脸问。

唐黛走到他面前,弯下腰,一直盯进他的眼底,仿佛看进了他的心里,问他,“干什么这么关心肯,是不是现在你突然发现,你爱的其实是他?”

晏寒厉抬手,一把将她扯到自己怀里,轻斥了一声,“胡闹!”

听起来却没有一点威严。

唐黛咯咯地笑着,在他怀里笑成一团。

他搂着她,面色严厉,可内心却是柔软的。

“我们的团子吃饭了吗?”唐黛问他。

“育儿师配合着她自己吃完了。”晏寒厉说道。

“自己吃的?”唐黛惊讶地问。

这么小的孩子勺子还不会拿呢嘛,怎么能自己吃饭?

“我说了是配合着!”晏寒厉强调。

唐黛明白了,说道:“这也很不错啊,专业的就是不一样,看来我们团子要早早地独立了。”

“我却想她在我怀里多撒娇几年。”晏寒厉有些惆怅地说。

是啊,孩子在父母怀里撒娇就那么几年,唐黛失神过后,摸摸自己的肚子说:“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动静。”

他低下头,性感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要是没动静,那就是我不够努力。”

唐黛脸一红,推他嗔道:“你还不努力?再努力我天天不要下床了!”

瞧瞧她酡红的小脸,分外诱人,他只觉得喉中一干,轻拍她的腰说道:“黛黛,我想起来有个项目,你到我办公室来看一下。”

心思没有他深的唐黛就这样被他骗到他的办公室,然后到下午两点才吃上午饭。

她气的不行,一点都不想理他。

他好脾气地坐在床边喂她,低眉顺目好像她多骄横,男人吃饱了就是这德性!

“是不是累坏了?吃完饭睡会儿。”晏寒厉低声说道。

“不睡!”唐黛睹气地说。

本来就不早了,再睡一下午,一天就过去了,她的那些工作呢?

简直的!

唐黛发现晏寒厉心情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喜事,他心情好的结果就是她经常腰酸背痛。

说实话,她是有些难以承受晏寒厉这种强大的需求,不过人家有正当理由,说是为了要孩子,让她连反驳都没办法反驳。

她被晏寒厉折腾的无暇分心,肯忙着给新宠物造窝,也没功夫搭理她,她以为生活就这样一直继续下去,却没想到变故来的非常突然。

Y国女王过生日,肯抱着他的新宠物回去给女王庆祝生日,生日宴会结束后,肯被女王软禁了起来。

唐黛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无比震惊,女王那么宠爱他,更何况他的死对头叶莲娜公主也已经死了,还能有什么理由让女王软禁肯呢?

令唐黛认为事态严重的是,连肯的管家都被软禁起来,不允许和外界联系。

唐黛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她并没有想帮肯的意思,因为这对于她来讲,应该算是解决麻烦了吧!反正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曾经心狠手辣的变态。

唐黛是无法将他当真正朋友的,他杀过多少人,简直数不清,只不过肯现在的性格是她造成的,所以她算是弥补自己的内疚。

晏寒厉忙完手中的事,回到房间,掀开被子便将她箍到怀里,她见他神情轻松,心里突然有疑问,问他,“你最近心情那么好,对肯还那么大方,是因为这件事吗?”

晏寒厉根本没有要隐瞒她的意思,十分大方地点头说道:“不错,我是知道他要倒大霉。”

“你知道?”唐黛问了一句,她在想怎么组织语言,肯这件事和他有没有关系?

“你知道是谁收拾的他?”晏寒厉反问她。

“谁?”唐黛知道,他能说这样的话,就证明这件事和他无关。

“霍成梵!”晏寒厉说道。

“他?”唐黛已经很久没听到过这个名字,曾经风靡B市的这个人,仿佛彻底消失在人们的心里,晏寒厉已经成为无可替代的那个名字。

“是他,他已经运作很长时间了。”晏寒厉肯定地说道。

“运作。”唐黛咀嚼着这个词,她以为霍成梵在休养,没想到人家一点没闲着。

晏寒厉将她揽了揽说道:“他被肯拘禁了一段时间,身体成了半残废,你说他能甘心吗?他几乎倾尽他的所有,挑拨肯与女王的关系。如果说这世上唯一能收拾肯的人,那就是女王了,如今他成功了。”

“倾尽所有?霍成梵他很有钱吗?”唐黛问。

晏寒厉嗤道:“B市的霍家,只是霍家资产的九牛一毛。”

“那他们怎么还费尽心思地要宝藏?”唐黛不解地问。

“人为财死这句话还是很对的,霍家的祖传就是贪婪,想在B市当老大,却不想动外面的资产,所以就把念头打到宝藏上了。”晏寒厉说道。

“那现在的霍家呢?”唐黛问。

她不想再有什么波澜,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了。

“不知道霍家以后要怎么发展,但是以霍家从前的风格来看,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晏寒厉淡淡地说罢,翻身半压住她问:“不是说晚上早点睡觉的?看你这么有精神,不如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

不用问她也知道他说的有意义的事是造儿子,她翻翻白眼,抬手关灯说:“困了,睡觉!”

晏寒厉撩着唇,也没像往日那般磨她,知道她这几天累坏了,肯的事也顺利地解决了,来日方长。

第二天一早,要出门上班的时候,晏寒厉突然说:“对了,霍成梵快不行了,你还是先去看看他吧!”

“快不行了?”唐黛震惊地问。

在她看来,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即使身体受过伤弱一些,好好养养也能养回来,怎么会说不行就不行了呢?

昨天他没折腾她,也是为了让她有精神早起床,去医院。

晏寒厉站在车门前说道:“我先去公司了。”

唐黛回过神问他,“老公,你怎么现在这么大方?”

这可绝不是他的作风。

之前对肯的宽容,那是一种前兆,现在对霍成梵的怜悯,何常也不是这样?

他摸摸她柔软黑亮的发说:“不想你遗憾罢了,他到底救过你两次的。”他顿了一下说道:“这件事结束后,我们好好地过日子,我会尽量给你空间的。”

唐黛简直快哭了,这是那个生病的晏寒厉吗?他仿佛一下子恢复正常了。

看着她要哭的表情,晏寒厉心中一片柔软,将她搂进怀里,沉声说道:“一直欠你句对不起,对你做过那样的事,我会好好做的,等你相信我了,我们一起带孩子去那个岛上度假。”

“我相信你!”唐黛哽咽着说。

“别哭,一会儿在医院有你要哭的。”晏寒厉说罢,放开她,松开她的肩,看着她说:“我就不陪你去了。”

她很清楚,有时候她不想在为别的男人哭的时候让他看到,他一向没什么情商的,不多的情商都用在了她身上,可见她在他心里的地位如何。

晏寒厉转身上车,走的很坚定,仿佛他兑现自己诺言的决心。

但是在唐黛看来,他的身影极其萧索,甚至让她觉得可怜,其实他要的一直都很少,无非就是个“情”字。

先是亲情,他将所有的怜惜都给了晏天珍,但她却负了他,还给他这么严重的催眠,然后就是他的母亲,失而复得原本是世界上最幸福之事,但有时候却不如不要。

怀着这么沉重的心情,唐黛走进医院。

霍成梵住的这一层静悄悄的,除了电梯口守着的保镖,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这哪里像是医院?

记得以前见到他时,还不是这样,或许这才是他本来的生活状况,或许人之将死,也不愿意再伪装了。

一路走到走廊的尽头,拐个弯,看到魏永站在病房门口,神色有些凄惶,看到唐黛,他非常惊讶,叫了一声,“唐小姐,您怎么来了?”

随即,他用一种近乎于绝望的表情说:“我们二少已经等您很久了,他不让我给您打电话,我正在纠结要不要给您打,幸好您来了。”

唐黛看到他的表情,莫名的想哭,她点点头说:“我进去看看他。”

魏永忙为她开门,自己却没跟她进去,站在门口。

霍成梵躺在病床上,双眼微闭,看起来十分安详,让唐黛忍不住想探一下他鼻息的欲望,她攥紧自己的手,忍住了。

他看起来比上次似乎要丰满一些,至少有了些以前如玉的模样。

想当年霍家二少是怎样风度翩翩,惊鸿了世人,现在却变成如此模样。

他突然睁开眼,看到唐黛,眨了眨眼,然后微微笑着自语:“我又出现幻觉了!”

这一句话就让唐黛的眼泪差点飞出来,她强忍着泪水说:“不是幻觉,是我来看你了。”

霍成梵的表情猛地一怔,他看着她,仔仔细细,半晌才说:“是真的,你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呢!”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