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过继子嗣(1 / 2)

陆云照欲言又止,满腹忧虑不知从何说起,终究无言,一转身径自上了马车而去。

不日泱泱来看陆雨,听闻展月和陆云照已回廖地,便让素怀留在恒王府照顾陆雨。陆雨急忙道:“这可使不得。”

泱泱道:“姐姐,你我姐妹,向来交心。我就有话直说,姐姐听了勿要生气。”

陆雨笑道:“讲吧。”

泱泱道:“以前王府中只你一个女主人,五哥又疼你,自然事事顺心。但如今多了个许令荃,与你又平起平坐。这王公侯门后府最是多事。姐姐出自平民,家中人口简单,自是比不上人家一颗七窍心。五哥虽有心护你,但朝中诸事忙着,哪能时刻顾及?姐姐身边又没有懂得斡旋周全的贴心人,几个陪嫁都是上京时候才买的,怎比得上自小就在府里头待惯的?素怀虽不济,但自小长在王府,也算调~教过,且又忠心。有她在你身边伺候你,我也能放心。”

陆雨心想素怀深知天家规矩,能够在身边时刻提点自己,且在京中除却泱泱也没个熟人,泱泱又不能时刻相伴,留下素怀平日里说说话也好。难得泱泱思虑周全,心中感激,不由泪目,道:“妹妹,你事事都为我着想。”

泱泱笑道:“姐姐放心,只要有我在,绝不会让那许令荃欺负你。”又唤素怀上前给新主子磕头,陆雨忙命起身。

回到王府,泱泱将素怀之事告知父亲,廖亲王倒是没有多说,只是听闻陆雨武功尽废,深感惋惜道:“覆雨剑法江湖中人争得头破血流,如今可好,绝了迹了。”不由摇头叹气。

泱泱道:“武功再厉害又如何,能以一人抵千军万马吗?”

廖王道:“千军万马还得听从一人指挥。若能凭一技登顶武林,便能号令群雄,武家与帝王的心思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惜陆雨一介女流。”

泱泱撇嘴道:“女流又如何?父王且别太瞧不起女流之辈。”

廖王瞧女儿一脸气鼓鼓的,甚为憨态可爱,不由哈哈大笑,道:“父王失言,知错,女流自有女流的好处。”

泱泱嗤之以鼻,待父亲笑完,又道:“父王说覆雨剑法要绝迹江湖那倒也未必。陆雨将剑法重新默写出来,交给展月了。”

廖王不无惊讶,道:“她居然将剑法交给个婢女?”

泱泱道:“这有什么?何况陆雨也不是陆夫人亲生的。”

廖王叹了口气道:“没想到陆雨这丫头倒是有跟陆夫人一样的胸襟。只是等袁珝做了皇帝,你那陆雨姐姐却并不适合做皇后,将来堪忧啊,我倒有些后悔当初给她保这门亲事了。”

泱泱不快道:“父王何时也婆婆妈妈起来,那袁珝坐不坐得了太子还不一定,当真杞人忧天。”

廖王道:“滢州一事后,光王离京,李明达被罢丞相之职。许家虽然出了许林从文任个鸿胪寺卿,余者皆不出仕,但满朝文武一半是他门人,皇帝将许令荃赐给袁珝做平妃。袁珝加封了亲王却依然不授封地,其寓意还不够明显么?”

让许氏保驾,大有当年废太子之姿。又不授封地,自然是要将整个天下都交给他了。泱泱思忖道:“皇帝当真是看中了袁珝?”

廖王不答,只是笑道:“一本《羽行记》便让朝局大变,这袁珝果然不同凡响。”

泱泱眼波流动,道:“父王的意思是袁珝并非无意争储,只不过韬光养晦伺机而动?”

廖王叹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呢。”心中又想当年最为疼爱的三弟不也抢了他的皇位。

身居明泰殿书房的皇帝重重打了个喷嚏,正从外进来的王坛不安地唤了一声:“陛下。”

皇帝正批阅奏章,只掩了掩鼻,龙眉微抬道:“何事?”

王坛高举手中锦盒,道:“陛下,常郊王派人送来寿礼。”

皇帝登位后,因生辰又为太后受难日,思及母恩,从不过寿。此刻听闻王坛所奏,放下笔来。王坛将盒子打开了呈上,皇帝一瞧里头躺着一枚小小玉璋,乃是许后遗物,一时感怀,命王坛道:“好生收着吧。”

王坛亲去收好,回来看皇帝已经出了书房,站在大殿门口抬眼望景。明泰殿前砖地上除却几缸睡莲,便是明晃晃的一片白光,也没甚么好看头。王坛道:“陛下,花开五月,御花园可热闹了,陛下可去逛逛?”

皇帝摇摇头道:“太后病了这许久,哪有那个闲情逸致赏花?”

不过略微站了片刻,又宣礼部尚书魏通觐见道:“十九日乃廖亲王五十大寿,朕要你好好办来。”魏通遵命道是。

是日,皇帝于宫中,为太后所建延寿台举宴为廖亲王贺寿。在京中的各王公皆来贺寿,场面甚是热闹。

皇帝笑道:“皇兄这许多年经营廖地,将蛮荒整饬成宝地,劳苦功高。朕每每想来,却不知该如何赏赐皇兄。”

廖王拱手道:“臣子为圣上分忧,本是分内之事。”

皇帝一摆手,“哎”一声,道:“皇兄客气。今日~你五十大寿,朕有件重礼,还望皇兄笑纳。”即刻示意左右,不消时,礼部尚书魏通进来,手里捧着一副玉轴宝旨,面向廖王道:“廖亲王接旨。”

廖王连忙离座下跪。魏通张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廖亲王袁高尧,英资俊爽,文治武功,为朝肱骨。因子息单薄,无以为嗣,现将光王袁瑶之子袁秀过继廖王府。钦此。”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