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陈年旧事(1 / 1)

太后长叹一口气,携了她手,缓缓而道,“这事已经过去五十年了。那时我与你祖父方成亲不久。你祖父戎马一生,我与他聚少离多。他出征在外,而我留在家乡聚城侍奉公婆。怎知不久敌人进犯,守城的竟内叛了,领了敌众前来家中,将你祖的父母姊妹尽皆捉去,因我有孕在身,阖家保我逃走。我一介妇人,也不知往那里去,只在城中东躲西藏。待到夜里天黑想逃出城去,可时运不济,恰逢敌军巡逻,将我喝住,问我哪家子,为何深夜独自行走。我吓得答不上来,心灰意冷之时,有位壮士路过,上前来拉住我道:“这天气,我教你不必等我,何苦又出来受冻耶?”

我不知其意欲何为,那壮士又对军士道,“禀将军,小人名叫齐生。”又手将我一指道,“这是小人浑家。因小人在城中做个步传,今日往城东去走了一趟,因为将军等入城查得严格,是以回家晚了。我浑家便等不得出来寻我了。”那为首的军官将我两上下直打量,瞧得我冷汗直冒。又令两小卒同我们一起回家,我无他法也只得跟从,心中只盼那齐生有好法子救我。及至家中,并无旁人,一盏孤灯亮在堂中,照见半室光景。

桌上摆了饭菜,用碗盖着。菜碗旁边一个针织竹盒,里头一些碎布并一双还未做完的男子布袜。那两个兵卒见了此番光景,又加齐生取了银两塞给二人,那两人也不怀疑就故自去了。兵卒去后,一女子从后屋灶间走将出来,拉住齐生道:“好危险。我在屋后都瞧见了。”又来将我请进内房中道:“姐姐是否袁家人?”

我不敢欺瞒,点头称是。齐生又跟进来,作揖道:“小人早上去城东,听闻袁公家人被捉住,就夫人逃脱了。半路上瞧夫人深夜独行,又答不上军士问话,便猜是袁夫人,才斗胆相称夫妇设法搭救,还望夫人恕罪。”

这齐生夫妻救我性命,我岂能怪罪,自然千恩万谢。他夫妻二人将我藏在家中。齐生白天出去接活计养活我与她夫人。晚间归家将外事告我。他说你祖父当时正与陈国厮战,你祖父骁勇,陈国不敌,便想出围魏救赵之法。联合焦国攻击你祖父后方抓~住袁门一家威胁你祖父。你祖父不忍见父母妻儿丧命,便弃了陈国,去江西投了许氏以图东山再起。

我独自一人在聚城,第二年便生下了你父亲。等你父亲长至四、五岁时,城中守备松懈,齐生便助我逃出聚城往江西寻你祖父。而后几经战乱,你祖父终于平定天下,我派人去聚城寻齐生夫妻,却已经寻不着踪迹了。十多年前,吴苏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找着我这恩人了,可过了段时间又信讯全无。哎,我乃行将就木之人,恐怕这一生难见恩人了。”说罢红了眼眶,神色甚为悲凄。

泱泱安慰道:“祖母至今念念不忘,又多番使人查找,报答之心拳拳。可我想动皇室之力而不能查者,恐怕这齐生夫妻早已不在人世。”

太后点头道:“这我深知。可即使他夫妻不在人世了,应该还有子女在。我方才瞧见你那婢女容貌真是像极了齐生夫人。不知你这婢女出自何处?”

泱泱急忙离座行礼道:“祖母恕罪。陆雨本就不是廖王府的婢女。是我上京时,父王特意聘来护我安全的江湖侠女。此女非但武功了得,且其家覆雨庄在廖地和吴苏很有些威望。”

太后恍然道:“原来出自武学世家,怪不得通身瞧着不像个奴婢。”

陆雨并非恩人之后,太后思来深感遗憾,又与泱泱说些闲话。陆雨被宫娥领出在殿前闲站。殿前有一汪莲池,此时莲花枯败,池中几只水鸭浮游嬉戏。其羽色明亮,叫声奇特,陆雨平生未见,引以为其,正凭栏趣看。前头飒飒行来一人,旁人见之皆俯身下跪,口称:“光王殿下。”道路两旁跪了一众,他却目不斜视,直往殿中行来,正要进门,斜刺里奔出一只白色小犬,正撞在他腿上,光王不期,大为恼火,一脚将它踢开,小狗汪汪一声叫掉进池中。

有一小儿从殿偏门出奔出来,冲那光王嚷道:“二哥,二哥,你还我狗来。”光王拂袖,厉声喝道:“玩物丧志,还不退下。”那小孩便呜地一声哭了出来。陆雨见那小狗在水中扑扑腾腾,小儿又哭得可怜,便一纵身跃出凭栏,使出踏月轻功,行在水上,将那小狗一把拎出,又翻身上岸稳稳落于两人跟前。大殿两边侍卫见有异动,以为有刺客,皆冲了出来,持刀将陆雨围住。光王方才见陆雨身手样貌还以为天女下凡,早已看得入心,此刻佳人蒙难,即喝退众人,和颜谓陆雨道:“这位姑娘面生,也是广慈宫人么?”

陆雨将小狗还给孩子,孩子破涕为笑,连连道:“谢谢姐姐,谢谢姐姐。”那小狗浑身湿透,宫娥自然不敢让他抱,即刻上来将狗接过。陆雨向光王施礼道:“奴婢君山郡主婢女也,给光王殿下请安。”光王听她声音有如柳莺婉转,即刻呆了,痴痴笑道:“姑娘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又将手来扶陆雨,不期身后有人叫道:“二哥,别来无恙。”

光王回头看,却是一个俊伟青年昂首阔步而来。待其走近对面站住,光王方认出,甚是无趣,收了手,道:“原来是五弟,我倒差点没认出来,几时回的京?”

袁珝道:“昨日回来的。多年不见,二哥可好?”光王道:“好。”又拍了拍他肩膀,将他瞧一回道:“壮实了。小时见你一副排骨样,弱不禁风的,还怕你养不大。看来这千里路是没有白行,到底是要出去历练历练。”

袁珝道:“二哥缪赞。”光王笑了笑,忽然想起道:“泱泱也来了?”袁珝将陆雨望一眼,道:“正是。我回京时路过廖地,便带了她来。”

两人便一起入内给太后请安。袁珝恩宠泛泛,在不在跟前皆是一样,即至前来请安,太后才想起她还有这么个孙子,倒微微有些吃惊。正是午膳时间,泱泱自在太后宫中用膳。兄弟两个出了广慈宫,一个往贵妃宫中去,一个往贞嫔处去。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