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出言不逊(1 / 2)

一旁有人喝:“好不要脸!”又有人大喊:“姑娘小心!”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紧接着一道金光闪过,张忙“啊”地一声惨叫,所射/出的暗器偏了方向,扎进他方才所骑之马脖子上。那马吃痛,提起前蹄一声长啸,忽地倒地不起,竟口吐黑血而死。

众人经这变故,都住了手来瞧,只见来时路上立了好些人,陆雨一见都是店中客——四个年轻男子和那一家三口。一家三口中的丈夫握着一条金鞭立在众人之前,那张忙捂着手腕跌在地上打滚,腕上鲜血直流。原来张忙掏出毒镖想暗算陆雨,被这丈夫一鞭子挥断了手腕。

那丈夫道:“我一向敬重蓑衣门蓑掌门,却不知他门下竟出了你等败类。四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家就算了,打不过还想暗箭伤人。”

付伯海唾道:“呸!我等与这女娃无冤无仇,是她拦路于此,恶意挑衅我等。”

这时那妇人牵了小儿下驴车,正走过来,听见这话,不由冷笑道:“你等只知旁人恶意挑衅,却不知自身祸从口出。”

妇人长得十分美艳,一身粗布素衣,却难掩殊丽,且眼角眉梢十分孤傲。付伯海被如此美人阴阳怪气地一责备,顿感受到奇耻大辱,不由指着她道:“尔等何人,却敢管我蓑衣门之事?”

妇人轻哼一声,转向她丈夫道:“如此狂妄之人!夫君下手未免轻了些。”付伯海一听更加生气,怒目而视道:“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我还怕你不成!”

那丈夫闻言,将手中之鞭轻轻一挥,身旁巨石应声而裂,惊得林中獐兔乱走、鸟雀乱飞。余广涛早下了马,拦住付伯海,向那丈夫道:“今日之事实在是一场误会,敢问英雄尊姓大名?”丈夫道:“既已见了我这金鞭却还不知道我来历。可见果然饭桶。”付伯海道:“你且别欺人太甚!”

余广涛按捺住师弟,朝地下张忙望了一望道:“我等与前辈无冤无仇,前辈何故下此重手?”

丈夫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这师弟行这下三滥之事,我本欲将他四肢尽皆砍去。只因妻儿在场恐吓坏了他们,且放他一条生路。尔等还不快滚!”话说又将金鞭一展,寒光泠泠。

余广涛心中怒极,怎奈何技不如人,只得命林仲一将张忙搀起,四人三马愤恨离去。

陆雨收了剑,向那夫妇二人道谢,又问姓名。那妇人回道:“我夫君姓杨,我冠夫姓,称我杨夫人即可。”陆雨道:“多谢杨英雄杨夫人救命之恩。”杨夫人当即摆手道:“你实不必谢我。我夫君肯出手相助也是你自身的造化。”陆雨不解。杨夫人反问她道:“方才在店中你其实就想动手,只因我儿在场,你怕吓伤了他,才跟到此处不是?”陆雨轻轻点头。

杨夫人摸摸儿子额头,小儿抬头轻轻唤她一声:“娘亲。”杨夫人即刻笑靥如花。她丈夫亦哈哈一笑,将儿子抱起,道:“我夫妇二人别无长物,只得这一小儿。”神情甚为得意。忽然又转向那四个青年,对其中年纪最小一个道:“这位公子,看着十分眼熟。”那小公子将手中羽扇一展,呵呵笑了一笑,道:“幸会幸会。”却突然向陆雨竖起大拇指来道,“这位姐姐方才使的剑法,好生了得!”

陆雨正因杨氏夫妇一家其乐融融,想起自己母亲,又伤感又内疚,心想这离覆雨庄不远,还是回家去吧。正思量,不期这小公子来与她搭话,且已经走至跟前,挽住了她的胳膊。男女有别,陆雨急忙抽身避过。小公子不好意思地咯咯笑两声,道:“在下冒撞,姐姐莫怪。在下只是看姐姐生得面善就想亲近亲近。对了,在下小字泱泱,这位是我堂兄。”他又拉过一人过来介绍,他兄长不等他说完,忙对陆雨道:“在下姓王,单名一个羽字。”

陆雨心道:“这人与我同名?”不由自主细看他两眼,只见他生得高鼻深目,器宇轩昂,十分俊逸,不由羞得满脸通红,小声回道:“小女子姓陆,单名也是一个雨字。”

小公子心道:姓陆,果真是覆雨庄的人,不免多问一句道:“是下雨的雨字么?”

陆雨点头称是。小公子心里头便愈加笃定了。陆雨想起一事,又对那小公子道:“方才多谢公子出声提醒。”

小公子笑道:“提醒你的不是我,是我兄长。”又俏皮地向王羽一眨眼,将他拉到陆雨跟前道,“姑娘要谢,就谢我兄长吧。”

陆雨退开一步,抱拳施礼道:“多谢王公子提点。”

王羽连忙作揖道:“不敢当,不敢当。”心想这姑娘方才与人斗剑,身姿曼妙无敌,真当她乃天外飞仙高不可攀。及至听她说话,轻声细语,方知是凡人。还有那出手相助的杨氏夫妇,虽未有透露身份来历,却也是当世武林中绝顶高手。想想也是,天下动荡百年,出了多少英雄,也藏了多少英雄。这廖地虽被中原视为南弱之地,缺少北方豪情,却也人杰地灵,卧虎藏龙啊!他方欲结交那杨氏夫妇,回头只见这三人早已上了驴车,悠然而去。

那自称泱泱的又向陆雨问道:“姐姐,我方才在店中就见你翻看地图,手指京城,是要上京去么?”

陆雨见这四人皆身姿端正,不似坏人,且这兄弟两又对自己有恩,便点头称是。

泱泱喜道:“正好,我们也要去京城,姐姐何不与我们同路,路上也好彼此照应?”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