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的慕容复_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巫行云的情报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巫行云的情报

非语逐魂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慕容复神清气爽的穿好衣物,看了眼如同烂泥般躺在地上的巫行云,脸上得意之色一闪而过,哼,我还没出力,你就躺下了!

走到窗边,透过窗户向外边望去,只见营中灯火通明,却是鸦雀无声,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一片肃杀景象,极远处,一股黑云正缓缓向营外移动。

“看来事情很顺利……”慕容复微微松了口气,又有点意外,他不知道温青青是怎么说服朱安国的,但从眼下的情形来看,没有朱安国的支持,温青青恐怕很难顺利分开大军。

倒不是说温青青或者袁承志没有这份威望,而是金蛇营大军的秩序比较混乱,军纪散漫,而今一众高层又都不在,难免人心浮动,仅凭温青青一个人的话,很难做到令出如山,行动有序。

说白了,只要底下有一个头目起疑,那么其他人可能就会驻足观望,行事拖拉,阳奉阴违,出各种幺蛾子。

“我这次从开封过来,给你带了个消息。”突然,巫行云开口幽幽说了句。

慕容复回过头去,就见她勉强欠起身子,有气无力的靠在案桌旁,不过她神华外现,精气充盈,显然正在快速恢复。

慕容复瞥了眼那若隐若现的动人风情,收回目光,淡淡问道,“什么消息?”

“我潜入金庭大内,偷听到完颜亶与人密谈,那意思要合谋对付你。”巫行云答道。

她这话说得云里雾里,似有意吊人胃口,但慕容复听完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淡然,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这般反应反倒叫巫行云不淡定了,“你就不想知道完颜亶要跟谁合谋对付你?”

慕容复白眼一翻,反问道,“当今天下这局势,除了康熙,他还能跟谁合谋?”

巫行云呆了一呆,仍是不死心的说道,“那可不一定呀,大元虽然退走西域,大宋还在啊,你慕容家的老巢可就在大宋境内呢,再说这清廷境内,也不止康熙一股势力,那什么吴三桂最近不是声势挺大么,我看完颜亶的选择不止康熙一个。”

“你啊……”慕容复摇摇头,耐心解释道,“大宋与金庭有着无法调和的血海深仇,就算完颜亶和赵旉愿意联手,底下的军民也绝不会同意,至于吴三桂,以完颜亶的心气,多半是看不上的。”

有句话他没说,当今大宋皇帝赵旉仍然在慕容家的控制之中,而大宋的边军、四厢军早已不成气候,唯独中央禁军尚可一战,但一半以上的兵马都在慕容家的人手里,没有他慕容复点头,赵旉都动不了一兵一卒,拿头去跟完颜亶联手。

“金庭跟大清也有血海深仇啊?”巫行云不解道。

她所说的血海深仇,其实是指大清在成立政权之前,曾受到过金庭的奴役。

“不一样,金跟宋是两个不同的族群,又有国仇家恨难消,而金跟清从本质上来说,算是同族,他们的矛盾只是源于利益驱使,而且那都一百年前的事了,有几个人还记得,双方既是远亲,又是近邻,不管对康熙还是对完颜亶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那吴三桂呢?你怎么知道完颜亶看不上他?”

“呵,有哪个当皇帝的会看得上一个反贼?”慕容复反问一句,随即又说道,“以我对完颜亶的了解,此人虽然外表懦弱,谨小慎微,但其实骨子里心气极高,极擅隐忍,眼光和格局也都十分不俗,绝非吴三桂可比拟的。”

巫行云听完,已是气馁无比,良久才幽幽叹了口气,“看你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只怕早就料到他们会联手了吧,唉,原以为能为你做点什么,没想到你早就算好了一切,我真没用。”

慕容复见此倒也不好太过打击她的积极性,摇摇头道,“也不尽然,我能料到他们会联手,但我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不可能知道所有细节,你且跟我说说,他们具体密谋了什么?”

巫行云闻言面色忽然一窒,颇有些尴尬,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我也没听到什么具体细节。”

“什么?”这下慕容复是真有点无语了,没有细节你说个鸡毛啊,完颜亶跟康熙联手是早就意料中的事,甚至在他北上之前,康熙就曾出兵替开封府解过围,若非如此,霍青桐的天璇军也不会困守虎牢关至今。

不过他也有点奇怪,以巫行云的暴躁脾气,就算没听到完颜亶具体密谋了什么,也定会将对方抓起来严刑逼供,她可是身怀天下第一逼供手段生死符的,怎就这般轻易的放过了完颜亶?莫非……

忽然想到某种可能,慕容复脸色微变,“你不会把完颜亶杀了吧?”

巫行云怔了怔,面上狠色一闪而过,“我当时倒是想动手,但……但他身边有高人护卫,我没机会。”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似乎难以启齿的样子。

慕容复没有在意这些,闻听此言,面上不由露出几分惊讶,“高人护卫?什么高人?哪里冒出来的?”

这的确是一件值得惊奇的事,巫行云现在的武功已臻至化境,功力深厚无比,距离天人化生怕也只有一步之遥,连她都忌惮的高手,这得高到什么程度去了?

巫行云摇摇头,“我不知道,只知对方功力深不可测,至少我不是对手。”

“哦?这倒奇怪了,完颜亶从哪找来这么个人?”慕容复奇怪不已,金国境内的确有不少武林中人,但要说高手的话,当年的裘千仞、欧阳锋、灵智上人等都算,但早就死的死逃的逃,那欧阳锋摆了他一道之后,至今还不知躲在哪个旮旯里不敢露面,金国哪还有什么高手。

“不,你错了,”孰料这时巫行云摇摇头,“这人不是完颜亶的手下,而是清廷派去与完颜亶密谋的使者,他应该是康熙的人吧,我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老怪物,反正往前细数一甲子,武林中绝没有这号人物。”

“你一次说完行不行……”慕容复白了她一眼,随后目光幽幽闪动起来,江湖就这么大,哪来那么多高手,目前他所知的化生境隐世高手就只有那么两个,一个阿青,早已不知所踪,另一个是吴三桂军中的神秘供奉,完全跟康熙不沾边啊……

想了想,他朝巫行云问道,“你跟他交过手没?能看出他的武功路数么?”

那神秘供奉他不知根底,但阿青还算了解的。

不想巫行云又摇头,“没有,他倒发现了我跟踪他,但没有动手,说来惭愧,后来我还把人跟丢了。”

“那不是什么有用的情报都没有……”慕容复腹诽一句,但也没有表露什么,且不说巫行云本来就不是适合做这种事的人,万一对方真是个化生境高手,她跟上去也有危险。

沉吟片刻,他温声安慰道,“没事,你能安然回来便是好事了。”

巫行云却有些失落,“我是不是很没用?”

“怎么会?”慕容复马上口不对心的答道,“你带回来的这个情报非常重要,对我很有用,我还要谢谢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那就好,只要能帮到你,我做什么都行。”

慕容复心头一动,“眼下倒有件事要麻烦你。”

巫行云顿时一喜,随即又有些不愉,“我……你既是灵鹫宫的尊主,又是逍遥派的掌门,我也算你的属下,说什么麻烦不麻烦,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就是了。”

她原想说自己身心都给了慕容复,不用如此见外,但又觉得不好意思,遂搬出了什么尊主掌门的身份。

慕容复自然不会把她的话当真,而是颇有几分小心外加试探的说道,“这几天金蛇营会处在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我需要你替我保护一个人。”

他知道巫行云心高气傲,养尊处优惯了,当保镖这种事不一定愿意做。

果然,巫行云听完脸上期待之色瞬间消失,但也没有第一时间回绝,踌躇半晌才问道,“谁?”

“金蛇大王袁承志。”

其实也就是温青青,而今二人定下改组军队计划,金蛇营内部随时可能出乱子,外边又这高手那高手的不断冒出来,她身边没个人护着,还真不能放心,原本他打算亲力亲为,不想巫行云这个时候出现了,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反正这个万年萝莉也就一个高级花瓶而已,让她去刺探情报或者处理军务什么的,完全不会。

不过温青青身份特殊,以巫行云的功力,看破她的伪装应该不在话下,为免到时候闹出什么误会,慕容复迟疑了下,又将温青青假扮袁承志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当然,关于二人的真正关系,自是略过不提。

巫行云听完也是惊叹连连,尤其是得知雾影千藏已死在慕容复手上后,更惊讶得无以复加,“雾影千藏竟然折在了你手里?”

“怎么,你认识他?”慕容复也是错愕不已,不答反问。

巫行云眼中追忆一闪而过,“那还是我上一次长春功轮回期,为了……为了躲避师妹追杀,不得不远走海外,后来在一个叫做渤海国的小国遇见了此人,当时我功力已恢复十之八、九,一时技痒便与他动了手,最终战了个平手。”

慕容复闻言不由吃了一惊,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三十年一轮回,上一次轮回期那就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据柳生宗严所说,雾影千藏是二十年前从服部家族逃出来的,怎么可能在三十年前遇到天山童姥?就算遇到了,也不可能打个平手啊?

“到底是你菜,还是人家太过妖孽?”他目光古怪的盯着巫行云,心里不由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巫行云自不难猜出他心中所想,面上有些挂不住,却没有辩解,只是颇为感慨的说道,“当时他功力尚浅,以内力而论,是远不如我的,不过此人的武道见解独树一帜,有着极为超前的争斗意识,能跟我打成平手并不奇怪,倘若他功力再深厚一些,就算赢我也并非不可能。”

慕容复默然,他也跟雾影千藏交过手,次数还不少,说实话,那天晚上若非他很不光彩的挟持了明日香,结果殊难预料,最起码杀是杀不掉的。

反正人已经死了,关于这个人的谜团怕也没有机会再解开了,摇摇头将这些事抛到脑后,他说道,“好了,不说他了,据我所知,吴三桂身边也有个十分棘手的高手供奉,你一定要小心,务必保护好青青,我不想她重蹈袁承志的覆辙。”

“青青?”耳尖的巫行云立时警惕,目光刷的冷了下来,“叫的很亲热嘛!”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