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朱元璋求我称帝_第569章:内乱的北元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第569章:内乱的北元

执笔见春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朱棣在北元这里,虽然身份是俘虏,但是却同样享受着王爷般的待遇。

哪怕是之前被抓住的朱能,都给直接放了。

这也是让朱棣较为高兴的事情了。

北元大帐这里,朱棣到来之后,额勒伯克可汗,或者说北元皇帝,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召见他。

或许是在商议后边的事情。

朱棣这边除了朱能和张玉外,还有五个亲卫陪同,帐外有严格的士兵把守,其他的倒没什么。

大概算是软禁的意思吧。

“王爷,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咱们突然被发现,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这么大的草原,他们可能就运气那么好,咱们的探马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如果不是王爷警觉,怕是被包围了都不知道。”

“那些探马,他们...”

朱能再次见到燕王极为欢喜,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活下来,还能跟燕王见面。

原本都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而在被蒙古骑兵抓住俘虏后,也没有很差跟那奴隶般的待遇,相反也算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只是在这段时间里,朱能突然发现了不对之处。

在这茫茫的草原上,军队之间主要是依靠探马充当眼睛,至少在二十里开外的距离上,都会进行一个巡逻。

数万大军的行动,便是十里地外都能清晰的有所感应,更别提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探马了。

而对方也是会派出探马的,一般也是在二十里地左右的距离。

在遇到对方探马的同时,己方探马当然会把消息进行一个汇报,而不是自己傻乎乎的去探查情报。

五十里地,即便是在这平坦的草原,提前得到消息的话,也可以很轻松的进行一个避让。

然而燕王这边,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甚至是出去的探马,也再没有回来。

可不是说一两人,那可是几十人。

如此的话,事情好像变得没有那般简单了。

在见面寒暄之后,朱能就连忙要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了王爷。

只是在最后那句时,朱棣却抬手给打断了。

“你说的这些,本王是知道的,可猜测没有任何的意义。”

“再说现在已经是这样的结果了,去追究这些干嘛,还不如想着怎么才能回去。”

“只有回去了,我们才有机会知道这背后是谁在从中作祟。”

朱棣深深的看了一眼朱能后,开口说道。

旁边张玉的眼神微微闪动,对着还想继续说话的朱能微微摇头,示意不要再说下去了。

朱能这才有些丧气的回道:“明白了,王爷。”

其实这些事情,朱棣又怎么没有去想到。

在这草原上,自己就这么突然的被抓了,哪里是会有这么简单的事情,这当大明的骑兵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若是这样的话,早也就崩塌了。

但是朱棣知道这个事情,是没有办法捅出去的,即便是往后,也只能是偷偷的暗中调查。

或许连调查也不需要。

具体的情况,便就要看往后怎么去发展了。

事情的主动权,已经不在朱棣的手中。

.....

北元大帐中。

文武大臣聚集一起,而最为耀眼的,自然就是兵部尚书哈巴了。

活捉大明燕王这等功绩,对于一直被大明压着打的北元来说,无疑是打了一剂强心针,也看到了更多的希望。

只是在哈巴的眼神中,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喜悦,因为他的心中非常的清楚,大明现在的各方面实力,已经是全面的碾压北元了。

大家都在庆祝活捉大明燕王,却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初在抓捕朱棣的时候,自身军队所产生的伤亡。

足足是五千骑。

听上去好像不多,毕竟当时的朱棣有七千骑,而自己这边仅仅是损失了五千骑,算是大胜了。

然而实际上,骑兵的对决,并非是这么算的。

骑兵和步兵不同,当冲锋起来的时候,更像是一股巨大的洪流,在绝对压制的情况下,小规模骑兵很难对大规模骑兵形成有效的杀伤。

列如曾经蒙古征伐其他国家的时候,往往是会伤亡比例极为稀少,甚至是出动上万骑兵,伤亡不足百这样恐怖的战绩。

恐怖的轻骑兵在平原的战场上,是对敌人降维式的打击。

而显然别人也是有骑兵的,但比起蒙古骑兵来,就不在一个档次了。

更何况是三万蒙古骑兵,去打朱棣七千骑兵。

在数目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可能一个回合就能让朱棣这边的军队崩溃。

然而最终结果,是哈巴强行用骑兵冲锋,舍弃骑射不用,这才把朱棣给冲垮。

就这样还丢了五千骑。

而实际上,俘虏朱棣那边,有将近三千骑。

这意味着哈巴这边的伤亡还要更高。

没有人在乎这些,这可是大明燕王,哪怕是多损失一万骑,便也是值得的。

“陛下请看,这就是大明最新的火器,微臣从一些朋友那里了解,这个新的火铳,被称作火绳枪,是大明太孙打造出来的。”

“臣方才也尝试着使用过,比之曾经的火铳,这火绳枪不仅是更为精准,威力还要更大。”

“简单的皮甲在三十步的距离内,也能是轻易的射穿,五十步可产生有效的杀伤。”

“我们的弓箭,只有三十步的距离。”

在北元,传承曾经蒙元的传统,自称为臣的,自然就是汉人。

而这个北元的大臣,也是正儿八经的汉人出身。

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富贵,所以才会投身于北元之中。

像是这样的汉人大臣,于北元朝廷中可不算少数,单单就这大帐内,已然是过半了。

而纯正的蒙古人,一般只会自称是奴才。

汉人大臣的话,让整个大帐内都开始变得喧闹起来。

能够在这里的,除了一少部分浑水摸鱼,大部分还是有几分真才实干的,自然是明白这火绳枪对于北元来说,到底是意味着什么。

北元也是比较注重火器发展,只是限制于现在草原的环境,根本没有发展的空间和能力。

在知道大明的火器已经是这么厉害的时候,心里头就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这意味着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当大明的射程超越了北元的弓箭之后,那么挨打的程度就很高了。

额勒伯克坐在龙椅上,感觉到很是心烦。

最近大明边关屯军几十万,给予了北元极大的压迫感,这边在关押朱棣的问题上,一直没有纠扯出个结果来。

如今又蹦跶出一个火绳枪。

真是脑袋都大了。

“不要把事情扯远了,现在要好好的谈一下关于大明燕王的事情。”

“对于禁运这块,是绝对不能放弃的条件,现在我们这边的情况,大家也都是知道,底下的那些奴才们,日子已经是完全过不下去了。”

“趁早解除禁运,我们才有以后的机会。”

额勒伯克摆摆手,不想去搭理火绳枪的事情。

他心里很是清楚,目前大明的火器,并不会消亡北元,即便是强势的大明,也不可能突进到草原的深处,这对于大明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甚至会造成很大的负担。

至于大明现在掠夺人口什么的,额勒伯克也没有半点在乎,反正那些部族也都不怎么听话,抓走了就抓走了。

现在的北元,在经济上,口粮上,因为禁运的关系,让如今的骑兵的战斗力在大规模的下降。

只要解除了禁运,就算是大明打过来,大不了再退后一些罢了,难不成他们还能一直占着草原不成。

以如今北元的实力,完全可以进行迁徙,避开如今的大明。

瓦剌那边目前的整体实力而言,可是要比现在的北元弱上太多了。

干不过大明,难道还干不过瓦剌。

只要有足够的粮食,额勒伯克就是这片草原上的主宰。

至于大明。

中原王朝,终归会有虚弱的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便就要简单许多了。

自古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

在额勒伯克说完之后,下方一名王爷打扮的男子站了出来。

是额勒伯克的弟弟,哈尔古楚克鸿台吉。

哈尔台吉说道:“陛下,臣认为火绳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够掌握火绳枪的制造,哪怕不是攻打大明,对于瓦剌和其他部族,也能够更加轻易的取得胜利。”

“大明燕王,是大明皇帝的第四个儿子,我曾经听说,大明的皇帝最是疼爱燕王,在如今大明太孙没有出现的时候,曾经提出过想立大明燕王为储君。”

“这样的人,如果我们提出要求把火绳枪的制造方法给我们,他们肯定会答应的。”

哈尔台吉让额勒伯克微微皱眉。

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弟弟,太过于强势了一些。

当初能够成为如今的北元皇帝,也是稍稍压了哈尔台吉一筹。

而在哈尔台吉的手里,掌控了北元将近两万骑兵,这也让额勒伯克多少有些顾忌。

哈尔台吉出声之后,浩海达裕就站了出来。

浩海达裕是瓦剌人,是如今的北元太尉。

当然,他的目标是北元宰相。

大明废除了宰相制,可北元自然没有,只是在通往宰相的这条路上,哈尔台吉一直都是拦路人。

哈尔台吉主张效彷大明一样,彻底废除掉宰相制度,虽然还未达到这个目的,但如今的北元宰相职位一直是空缺着。

“臣倒不这么认为。”浩海达裕说道。

额勒伯克点点头,对于自己的这个宠臣,他还是很放心的,示意继续说。

浩海达裕走到中间几步后,看了眼哈尔台吉后,便继续道:“火绳枪是大明现在极为看重的关键,在谈判的时候,肯定是非常的艰难。”

“即便是真的谈判成功了,我们在其他方面肯定会有很大的让步。”

“可是就算是现在有了火绳枪,就一定能快速的制造出来吗,现在的北元,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口粮,是大明的盐茶。”

“是需要恢复跟大明的贸易,甚至是开启更多的互市,才能让我们有继续主宰草原的基础。”

“火绳枪厉害是厉害,但他也不是无敌的,偌大的大明,也不可能每个士兵都给配上火绳枪。”

“草原是我们的草原,只要能够有足够的互市,大明就没有可能打败我们,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自然是可以再度入住中原。”

浩海达裕得到了额勒伯克认可。

解决眼前的麻烦,对于北元才是最为重要的。

哈尔台吉想要站出来反对,却被后边的汉人大臣拉扯住了。

这一幕看在额勒伯克的眼里,顿时心里头有了更多的不满。

如今的汉人,额勒伯克已经并不怎么相信,而自己的弟弟哈尔台吉,却总是跟那些汉人大臣混在一起。

甚至是对那些汉人极为卑微,完全没有了作为蒙古人的气质,这让额勒伯克很是看不惯。

汉人都很卑鄙。

如果不是现在的北元需要依赖到汉人出谋划策,额勒伯克真想将这些投靠了弟弟的汉人大臣,全部都给处死。

敲定完谈判的主张之后,就是涉及到谈判的人选了。

这个事情,就让很多大臣都停住话语。

显然,谈判这样的事情,一般是没有人想去的。

尤其是现在的北元跟大明,相当于弱者对强者。

除了有大明燕王这张牌之外,如今的北元在其他方面,可谓是一无所有。

谈得好还行,要是没谈好,直接被大明给宰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虽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可谁又能说得准呢。

如今的大明,可是带着愤怒的。

浩海达裕这个时候,突然走到额勒伯克的身边,悄悄的耳语几句。

额勒伯克轻轻点头,开口道:“太尉的意思我觉得可以。”

“跟汉人谈判,自然是汉人最为熟悉。”

“不过为了体现出我们的诚意,吾弟,此次你便亲自去上一趟吧。”

说完之后,额勒伯克还点名了几个汉人大臣。

这几个汉人大臣,明显都是哈尔台吉的心腹。

如果谈判失败,显然就可以把责任都推到他们的身上。

哈尔台吉深深的看了额勒伯克半晌,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浩海达裕,这才回道:“臣领命。”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