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战止战(GL)_第21章 又在干啥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被子“唰”的一下被掀开,顾长烟一手按着夏珂筠的头,一手撑在她的腿边。

夏珂筠双手抱着胸,在顾长烟身下,许是被子里蒙的差点断气,脸上泛出少许红。

洛河的手停在半空中,脸红得要滴出血似的:“额……顾姐姐……爷爷来看看你……”

两个人顿时一僵,相互对视,发现了对方不雅的姿势,赶紧正襟危坐,末了又偷偷瞥了一眼对方。

顾长烟红着脸从榻上跳了下来,夏珂筠因着失血过多不能长时间坐着,便在里头躺着。

老爷子在屋外,看见顾长烟出来了,像要跪下,被顾长烟一把扶住:“爷爷多礼了。”

“顾将军!”老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跟老头儿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自不会出卖她们,只是想知道个缘由。

“外头都是军爷在站岗,说是顾将军途中受袭被虏,若是看到顾将军和红衣女子便告诉他们。”老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我看顾将军是受袭了,恐怕袭击您的并不是夏军吧?”

顾长烟一直都知道老爷子睿智无双,便试探着问道:“何出此言?”

“您救得那位,不正是大夏的女皇么?”老爷子平静地回答。

倒是里屋一直听着他们说话的夏珂筠无法平静了,蒙县的人都佩服顾长烟,可到底蒙县隶属于南泽,和大夏是敌人。

顾长烟默了默,并不隐瞒:“是。”

“顾将军为南泽出生入死,南泽军为何要袭击您?”老爷子的眉间深深的褶皱如沟壑一般,拧出了好几道,看了看里屋的方向,沉下了声音,“难道是……里面那位?”

顾长烟笑了笑。

是因为夏珂筠吗?当然是。可没有别的原因吗?

她既自小同封彧一起长大,便清楚那是个怎样的人。翩翩君子人如玉,没错,她身后追随者甚多,以为这是个惊才绝艳智勇双全的南泽第一人,可只有她知道,封彧骨子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有一半的原因。”顾长烟沉沉地回答,“我离开莽苍原三年,是因为三年前我做了一件自己觉得没错但别人都觉得错了的事,封彧为了保全我,让我走了。我人虽走,莽苍原驻军的权力还在我手上,虽然浮屠山只有五万人,但燕南驻守的大军同我手下的心腹一脉相传,只要莽苍原还听命我,燕南军权就不会完全落在封彧手上。”

老爷子默默地听着,洛河不懂,挂着手臂跑出去烧了壶水。

“我走得太绝决,封彧三年没找到我,便对我产生了疑心。把我找出来,一是因为莽苍原告急,二是因为他要收回兵权。所以他用我娘和弟弟的性命对我相逼。”她抿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声音还沙哑着,只是休息了一晚好了不少,“爷爷你知道,军权被他操控的后果吗?”

老爷子活了这七十来年,战争、饥荒、瘟疫……什么样的灾难都经历过,怎会不晓得?

“他要造反?!”

顾长烟静静地坐着,不点头,却是默认了。

“但是只要莽苍原在开战,封彧就无法抽身夺权,他不想亲自过来,便想利用我来摆平大夏,如此他便能在新安都翻云覆雨。”顾长烟握了握拳头,“我出来自有我自己的原因,救阿筠是一回事,她虽是敌国女皇,这些年轻徭薄赋关心民生,是个好君主。我不想她出事。”她说得小声了些。

老爷子便明白了:“顾将军怕是对平王并无好感。”

她点点头,到底是个老人,眼光敏锐。

“平王届时收回兵权,只需要同世人想的那般,娶了顾将军便可。”老爷子说到。

里屋的夏珂筠突然坐了起来,南泽的情况她有所了解,顾长烟说的并没有错,封彧早有此心。只是,她便想起自己当初问她“若是封彧负你”,现在想来多么可笑,顾长烟早对他心怀戒备,哪里还有负不负一说。

“那您现在准备如何?”

顾长烟想了想:“等伤好些了,想办法把阿筠送回大夏,我要先营救长泽和我娘亲。”

老爷子点头:“顾将军若不嫌弃,便在老朽这儿养伤,隔壁安家知道情况,虽然粗茶淡饭,也比在外头好。何况,蒙县现在被严密监视,想出去恐怕也不易。”

顾长烟感激涕零:“那就多谢爷爷了。”

洛河在一旁加满了茶水,听说顾长烟要住一段时间,小姑娘心花怒放:“顾姐姐在这儿住着,衣食住行洛河会打理的,顾姐姐若是能交洛河一招半式的防身术那便更好了!”

顾长烟笑了笑:“洛河的手怎么受的伤?等你伤好了,姐姐就教你。”

洛河开心地在原地蹦跶起来:“手……我不小心撞到的,太好了!我先去煎药!”

小姑娘雀跃的背影如同欢悦的兔子,活泼又灵动。

顾长烟发自心底地笑,又回了里屋。

夏珂筠瞪着眼看着房梁,抿着嘴唇在发愣,直到顾长烟喊了她三声,她才回过神来。

“我们要在这儿住着?”她失落地问道。

“蒙县里外都是军队,先避避风头才行。”顾长烟有她的考虑,“何况受了伤,风雪中也行不了太久远,倒不如养好了伤,等风头过了再另行打算。”

“赵恕那儿怎么办?”夏珂筠问道,“他们若是以为我出了事,国内会混乱。我得想个办法先通知他们。”

夏珂筠的身份和顾长烟不同,她喜欢天天和顾长烟在一起,可又不能抛却了那万里江山。

“想办法。”顾长烟郑重地回答,“先养好伤。”

夏珂筠垂了头,思索了片刻,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闪着狡黠的灵光:“要不……长烟也教我一点防身术吧!”

顾长烟:“……”

她默了太久,夏珂筠便认为她是不肯教,咬着嘴唇嘟囔:“为什么洛河想学你就教,我想学你就不教?你说你是不是也喜欢洛河这个小姑娘?好吧虽然我承认,这个姑娘她特别乖巧,长得也不错啦,但是!长烟不许喜欢她!”

顾长烟在榻边上站着,一时间跟不上夏珂筠思维旋转的速度:“为什么?”

“你竟然不答应还问我为什么!长烟不喜欢阿筠了……”夏珂筠一皱眉,委屈得似有几滴泪要落下来,本就惨白的脸色,让人愈发心疼。

顾长烟最见不得如此这般,坐了下来,用手腕沾掉了她眼眶里的水珠:“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真的?”她突然换了笑容,“那你教洛河的时候,一起教我吧?”

顾长烟无可奈何:“你伤得这么重……”

“都是借口!都是套路!”夏珂筠一瞬间又撅起了嘴。

“洛河跟爷爷住一起,爷爷年纪又打了,学点防身术多好。”顾长烟安抚着,“阿筠还有我,我能保护阿筠,阿筠只需要开开心心地就好了,不是吗?”

夏珂筠刹那间愣在原处,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下一刻她便化身为顾将军的忠实真爱粉,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她:“长烟会一直保护我?”

顾长烟郑重地点了点头。

夏珂筠顿时从榻上跳了起来,岂料自己根本适应不了这一瞬间供血不足导致的晕眩,还没站稳便一头栽了下去。

顾长烟眼疾手快,站在地上接住了从榻而降的大夏女皇……

身娇体柔、红艳凝香,褪了一身红衣的夏珂筠失了平日里的华美艳丽,却依旧仙姿佚貌。顾长烟抱着怀里这个差点昏迷的女子,脸色发红、浑身发烫。

“阿……筠……你没事吧?”

“头晕。”

“先……躺下来吧。”顾长烟扶着她,想要让她睡下。

夏珂筠不愿意,抱着顾长烟,拧着双眉,看上去痛苦欲绝:“长烟,不要动!”

她便停下来,看着她那般狰狞痛苦,心里焦灼难耐。

夏珂筠睁开一只眼,偷笑着看她。

而那一丝小机灵顾长烟看在眼里,便知道她在捉弄自己。

顾将军到底也是个风华正茂的女子,谁还没有那点娇气与骄傲。“骗我?”

“没有。”夏珂筠眯着眼笑着回答。

“还说没有!”顾长烟故作发怒。

夏珂筠并不怕,顾长烟从未对她生过气,何况只是这些骗不得人的小把戏?她张开双臂再一次抱住了她,而她并不让她失望地不知所措。

“阿……筠,别这样。”顾长烟内心煎熬,夏珂筠从来在她面前毫不掩饰,可她哪知道,她的一颦一笑一悲伤,都一笔一划地拨撩着她的内心,让她躁动不安。

夏珂筠像阴谋得逞的小狐狸,环着顾长烟的脖子娇笑:“长烟你又脸红了!”

话音刚落,门口出现了端着药碗的洛河,震惊地看着她们:“你们……又在干啥?”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