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完美攻略_第166章_免费小说阅读_久久小说

“到了最后,也还是没有人知道她被带去了哪里……”

“如果能找到犬大将的尸骸,也许就能找到她的尸体了……但是过去了这么久,人类的身体应该早就——”

“切!”

有人不耐烦地站了起来,大幅度的动作显得有些急躁,他瞥了一眼被自己打断话语的人,周围望过来的视线让他的脚步一顿,“几百年前的事情一直说也不嫌烦呐,我听着都要听腻了。樂文小說|”

“犬夜叉!”

身后有人喊他,但是他并没有理会,直接转身干脆利落地跳到了树枝上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林子深处。

“他这是怎么了?”

见对方根本不理会自己,穿着长袖水手服的少女紧紧皱起眉露出不满的神色,但生气之余她也不免感到一点担忧,“平时也不至于这样啊。”

“算了,戈薇小姐。”被打断话的人反而一脸平静,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手掌大的身体里发出和正常人一样的音量,听声音似乎也有不小的年纪了,“犬夜叉少爷肯定是想起了以前那些事情,我不应该在他面前提起来的。”

“是我一定要问你的啦,冥加。”看到平时那么闹腾的妖怪低沉下来,戈薇有点不好受,然后她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便不由轻叫了一声:“啊,对了!犬大将是犬夜叉的父亲。”

“犬夜叉少爷不是由大将抚养的。”历经了几百年的老妖怪摇了摇头,他想要说什么又住口换了另外一句话,“他对于大将的感情应该也很复杂吧。”

到这个地方以来与犬夜叉相处了那么久,戈薇多少也了解了一点关于犬夜叉的事情,她转过头看向犬夜叉消失的地方,想着要不要去找他,但是想到什么她便又放弃了,转而趁着犬夜叉不在的时候多问一些。

“那个被带走的人类呢?”年轻的少女身上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她顺着冥加讲述的故事畅想很久以前的历史,“第一美人,到底有多美丽啊,就连妖怪也会心动爱上她……该不会她就是犬夜叉的母亲吧!”

“咳咳咳咳!”

被她的猜想吓到冥加彻底死于自己的口水,“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戈薇小姐!”

“当然不是!”他没好气地瞪了胡乱猜测的年轻女孩一眼,“她……她没有生下孩子。”

“欸,好可惜哦。”日暮戈薇不禁哀叹了一声,“要是留下一个孩子的话,就能知道她到底有多漂亮了。”

当年的事情太复杂了,冥加也只是知道其中一部分而不是全部,真相似乎随着当事人的逝去湮没了一部分,而其它知情者——

想到犬大将的另外一个儿子,冥加又想要叹气了,完全继承了犬妖血脉的纯血妖怪成长得实在太快了,才这个年纪就已经具有了震慑敌人的强大威力。

“不过你这样说也算是正确啦。”冥加摆了摆手,“铃花大人确实是抚养过犬夜叉少爷一段时间。”

那个女人活着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给过对方好脸色看,现在她死去了他反而用尊称来称呼她,冥加支着自己一丁点大的身体动了动,“比起父亲,犬夜叉少爷和母亲还有铃花大人的感情更亲近一些。”

听到这里戈薇已经有点茫然了,“可是犬夜叉的母亲不是犬大将的女人吗?两个拥有同一个丈夫的女人一起照顾孩子?”

冥加一噎,他还在想要怎么解释,戈薇却已经自己圆了过来,“哦哦我明白了,是因为铃花生不了孩子吧。”

这原因太复杂了,冥加说不清楚也不能跟这个人类说,所以他就没有否认还讲起了别的事情,“犬夜叉少爷的母亲是人类公主,铃花大人则是守护他们国家的神女。”

“神女?”

“而我当年就是负责保护铃花大人的,现在知道我有多厉害了么!”说着说着冥加又开始说起大话来了,他抬高了头一脸得意,“铃花大人可是和那些普通的巫女修行者不一样的高贵存在,虽然也是人类,但是这种身份让我保护她也算是配得上了。”

原本还听得兴致勃勃的少女顿时就听不下去了,无奈地斜了一眼喋喋不休的冥加她郁闷地叹了一口气,不过这种画风才是她所认识熟知的冥加,戈薇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另外一个中途离开的妖怪,她就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怎么样了。

“切,她算哪门子的神女啊!”

挑了一棵树木躺着,犬夜叉恶声恶气地冷哼了一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没有人能听到他说话了他反而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要是真的话,那也就不会死了。”

可是说出来也没有用,他真正想要诉说的对象都已经不在了。

暴躁的半妖安静了下来,他半靠在树干上,抬起头就能看见树冠上茂密也枝叶和隐约能够窥见天空的缝隙。

有关遥远过去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清晰,真是奇怪,一个人静坐了一会儿犬夜叉稍微平静了一些。

他连自己小时候的样子都记不得了,却还能记得他的母亲,还记得那个叫做铃木铃花的女人。

之前被保护得太好了,所以后来流浪的日子就变得格外艰难,但是他活下来了也撑过去了,出乎无数想要杀死犬夜叉的妖怪的意料。

所有人、所有妖怪都知道铃木铃花死掉了,犬夜叉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守护王国的神女不见了,她这次是真的回到天上去了,人们这样说。

西国统领抱着他的爱人在墓地永远地沉眠了,妖怪这样说。

而他什么也不知道。

十六夜不愿意让他知道,后来她死去也没办法再让犬夜叉知道了。

这就显得他很傻,不知道对方都已经死掉了还在一直等着铃木铃花回来,她根本就不会再回来了。

从衣食不缺的人类城市到野蛮原始的妖怪世界,犬夜叉还没有完全掌握自己的能力,他有很多时候都捉不到猎物只能喝水,啃咬那些难吃得要死的植物,也有很多时候打不过找麻烦的可恶妖怪,甚至还有时候会被人类驱赶攻击。

直到那个时候,犬夜叉才直到,原来一个人生存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每次熬不下去快死掉了,犬夜叉都会想,如果他死了的话,铃木铃花回来了也找不到他了,她找不到十六夜,找不到曾经生活过的王国,然后再找不到犬夜叉,铃木铃花该多么难过啊。

就像是他知道母亲再也睁不开眼睛的时候那样地难过。

他已经体会过了,不能让铃木铃花再经历这种难受的心情了。

然后他就拼命地活着,没有人教他,犬夜叉就在被别的妖怪攻击的时候学,他学那些捕猎食物的野兽,掌握自己的攻击捕猎手段。

很快他就能轻松地抓到食物了,然后他也可以把一些总是来找麻烦的妖怪踩在脚下了。

在城内的时候,十六夜总是避而不谈他的身世,出来了,犬夜叉却从那些陌生危险的妖怪口中知道了自己是谁,他体内流着的一半是人类的血,一半是妖怪的血。

所以妖怪不喜欢他人类也不会喜欢他。

他们说他还有一个妖怪父亲。

犬夜叉不知道那是谁,也不想知道,他的家人只有母亲,和铃木铃花。他的母亲死了,他就在等铃木铃花。

小孩子真是什么也不懂。

就算铃木铃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他又凭什么这么确信她一定会回来。

最后她真的不会回来了。

一无所知的等待最折磨人,一开始犬夜叉还有耐心,他觉得铃木铃花一定会来找他的,也许是在朦胧的清晨,也许是在微霁的傍晚,她发现他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她肯定会询问别人的。

他太相信她了以至于都忽略了铃木铃花怎么找到他的问题。

然后他就知道铃木铃花已经死了。

和他的父亲一起,埋葬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知道这个结果,还不如什么也不知道。

犬夜叉觉得很失望。

其实他已经很习惯失望这种事情了,母亲死去的时候,被人类和妖怪厌恶的时候,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他经历过太多次以至于都快要忘记这种情绪了。

然而那一次犬夜叉仍然感觉到了失望,也许是因为他把所有的渺茫的过于美好的希望都施加在铃木铃花一个人身上,所以幻想破灭的时候,他也就彻底地失望了。

他决定再也不会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抱有希望。

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

他不要再当半妖,也不要做人类,人类实在太脆弱了,犬夜叉想,他要做强大的妖怪,强大到可以……可以做什么呢。

可以把铃木铃花带回来。

可是她都已经死了。

铃木铃花答应过的,不会离开他。

就算她尸体都已经腐烂了,他也应找到她,犬夜叉想要知道她到底为什么离开,为什么死掉。

这个念头始终在犬夜叉的脑海里盘旋,无论过去多久,无论他经历过什么,他一直都无法忘记当年的事情。

他的人生就像是被铃木铃花的离去和死亡劈成了两半。

一边是人类,一边是妖怪。

所有的美好的记忆都是在铃木铃花离开之前,然后随着她的离去逐渐变得阴沉黑暗而又危险恐怖。

无论犬夜叉承不承认,他都太在意了,以至于别人说起有关铃木铃花的事情,他都没办法冷静地听下去。

他们说的,描述的,一点也不像是犬夜叉记忆中的铃木铃花的样子,却又会在不知不觉之中把他的记忆涂涂改改,将那个本该被历史尘封的女人修改得真实而又亲切,在犬夜叉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从树枝上做起来,犬夜叉打算再待一会儿就回去,他还得把那个莫名奇妙出现的麻烦女人送回去,还得做很多事情……

思索着犬夜叉也没有放松警惕,林外东侧传来一股让他极为不喜的气息,银发白耳的半妖立即皱起了眉,他戒备地站了起来绷起身体,随时防范着可能会迎来的攻击。

“你来这里做什么?”

隔着一段遥远的距离,两个拥有一部分相同血脉的人互相冷视着对方,那是比对待毫不认识的陌生人还要恶劣的态度。

不同的是,犬夜叉提起了所有的心神来防备,然而对方只是冷冷地瞥着他,像是看待一团死物。

另外一个人更强所以态度才能如此冷淡,犬夜叉对这一点很明确,也正是因为知道他才更加厌烦,他讨厌处于弱小位置的感觉。

所以他才那样渴望完完全全地成为一个妖怪。

人类的血脉,太弱了。

“你找到墓穴了。”

对方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挑明了话题,他们彼此之间都没有什么好感,一旦有牵扯也都是争斗,要谈话也是干脆利落地直接进入主题,从来没有什么寒暄交流的意思。

即使他们是兄弟,也没有任何的情谊,甚至关系恶劣到近似于敌人。

犬夜叉的瞳孔下意识地缩了一下,他皱起眉看向远远地站在那里的长发尖耳妖怪,妖怪的视力很好,就算相隔遥远也能够看得清楚。

“不关你的事情杀生丸!”

他语气凶恶地回了一句,犬夜叉最恶心那种淡漠的口吻,好像别的东西都是蝼蚁一样根本不值得被看在眼里,平静之中都带着高高在上的傲慢。

难得没有因为一方出言不逊一方动手教训而打斗起来,两个银色长发的人互相对立着,除了银发金眸之外似乎再也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那个犬妖变得更强大了。

随着气氛凝重起来,犬夜叉也发现了这一件事情,为了变得强大杀生丸去过了很多危险神秘的地方,他越来越冷漠无情了,他越强就越不把一切放在眼里,除了——

“他留下的所有东西都会是你的,我只要那个女人。”杀生丸的眉心不易察觉地抽动了一下,如今提到铃木铃花,他仍然还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他冷冷地看着犬夜叉,按压着来之不易的耐心。

“你算什么?”犬夜叉危险地龇了一下牙,“我不需要你来分配。”

就在犬夜叉准备好迎接攻击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这场酝酿了许久的战斗,“杀生丸大人……”

他眯了眯眼睛,看到远处有一个人类女孩正在找杀生丸,犬夜叉的金色兽瞳暗了几分,他看了停下动作的杀生丸一眼,嗤笑一声转身就离开了。

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铃木铃花。

独自在外生活的几百年里,他遇到过其他人类女性,有好有坏,有他逐渐认识关系变好的,也有在后来背叛他的,犬夜叉把她们统一看成人类女性。

他没有抱过任何的期待,自然也就不会因为背叛而失望悲伤。

如果不是封印他的那个巫女已经死了,犬夜叉倒是想要报复回去。戈薇长得和那个巫女太像了,就算知道不是一个人,犬夜叉也难以有好脸色。

他不相信妖怪,母亲和铃木铃花让他对于人类抱有一点隐秘的好感,然而那件事之后犬业也不再相信人类了。

犬夜叉知道杀生丸留下了一个人类,她还有一个耳熟的名字,叫做铃。真是和那个生下他的妖怪一样恶心。

就算犬夜叉再不配合,他也还是听闻过犬大将和铃木铃花的事情,而他根本不相信那些妖怪说的情投意合之类的恶心话。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喜欢犬大将,她就不会留在人类的城市那么久了。

要是真的找到她,犬夜叉是疯了才会把铃木铃花交给杀生丸。

即使决定要当妖怪,他也极其反感与自己犬妖血脉有关的妖怪,尤其是同样在寻找铃木铃花的杀生丸。

他再不想知道杀生丸和铃木铃花的关系,也还是隐约猜到了一些,那个妖怪表现得太明显了,犬夜叉根本无法忽略。

如果铃木铃花还活着,她也已经老了……

不、她不会老的。

在犬夜叉的记忆里,铃木铃花一直就是那样,无论是妖怪还是人类都觉得她好看,妖怪喜欢她,人类也很喜欢她,和他完全不一样。

如果她还活着……

看着那座庞大到如同一座山的骨骸,犬夜叉脚步一顿,他终于找到了,也终于知道怎么进来了。

可是他却不敢走进去。

铃木铃花真的在那里面吗?如果没有呢?

犬夜叉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这个念头实在纠缠了他太长时间了,他怕自己再找不到会变得更暴躁,更疯狂。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这么地在意过一个人,铃木铃花不应该给他那个希望的,可是什么念想也没有,犬夜叉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下去。

他没有用妖怪的速度跃进去,而是一步一步缓慢地走进去,当年掌管整片西国领域妖怪的统领就这样沉寂地倒在这个神秘的地方,皮肉消亡腐蚀风化只剩下了森然恐怖的白骨,搭建成庞大到可怖的犬妖原形。

一具尸体就是一整座宫殿,也是一个墓地。

埋葬着那个妖怪最心爱的女人。

她依然年轻而又美丽,和这具笼罩住她的骨骸牢笼截然相反,细嫩莹白的皮肤贴在她的骨肉上,没有半点损坏,她阖着双眼,如同陷入了沉睡。这就像是她吸收了死去的妖怪的妖力,于是一方腐化,一方长存。

只是这个美到留下了无数个传说和故事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也没有了温度。

因为她已经死了。

犬夜叉突然说不出话,所有的钻感情都堆积着,埋在胸膛里,堵在喉咙中,卡着他的嘴巴发不出声音。

站在这个偌大的坟墓和牢笼之中,他似乎能感受到那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父亲疯狂而又炙热的感情,又似乎能从中感觉到一丝不同的,属于自己的情绪。

“铃花。”

叫出口的时候,犬夜叉才意识这是他自己发出的声音。

他茫然又专注地看着那具美丽的尸体,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犬夜叉隐约觉得,铃木铃花紧闭的双眼似乎动了一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